最新消息:心理之桥网 用心理学架起一座通往心灵的桥

<转>从来没有婴儿这回事儿——温尼科特几个重要概念

心理动态 stark 243浏览

温尼科特在战前也曾强调过环境对儿童成长的重要意义,强调过要有一个母亲来满足儿童的需要,但是战时的疏散是从外面强加给母亲和儿童的,割断了他们之间的连续性。这激发他从“环境供应”的角度来理解母婴关系。他有一句名言:“从来没有婴儿这回事儿”(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 baby),也就是说,当你看到婴儿的时候,一定同时看到照顾他的母亲。这是温尼科特思想的标志性语言,也是他理论的出发点,指称的是“够好的母亲”(good enough mother)与“促进性环境”(facilitating environment)。

够好的母亲 弗洛伊德在自己的工作中很少注意养育配对和婴儿护理的细节;克莱因在母婴关系的框架内注重的是婴儿在爱与恨之间的冲突和内部幻想;温尼科特则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地位,他关注的是早期的母婴关系中够好的母亲和促进性环境对儿童人格发展的重要性。婴儿的第一环境是母亲,促进性环境可以使个体有机会健康成长,如果环境不够好,尤其是在生命之初,就有可能导致心理不健康。强调环境的影响使温尼科特和那些更为关注儿童内心冲突的客体关系理论家们之间有了显著的区别,使他的理论别具特色。

不论是适合的环境还是不适合的环境,都会影响儿童的发展。如果有一个促进性环境,婴儿将在成熟的过程中成长并取得成功。母亲是最早期的环境,够好的母亲就是促进性环境。促进性环境的特征是对婴儿需要的适应,适应婴儿的需要和成熟的过程是母亲的责任。她创造了一个抱持性的物理和心理的空间,在其中,婴儿受到保护却不知道自己受到了保护。需要母亲的时候她一定在,这是至关重要的。同样重要的是,不再被儿童需要的时候她就后退。也就是说,在生命早期,母亲完全适应婴儿,然后逐步去除适应,鼓励儿童自己独立。他还创造了两个词汇代表母亲对婴儿的两种功能,即客体母亲(object-mother)和环境母亲(invironment-mother)。客体母亲是婴儿欲望的对象,是可以满足婴儿需要的人,并且是婴儿会表达自身恨意的对象。环境母亲则扮演积极提供照料的角色。

如果在生命早期,婴儿不能处于一个促进性的环境之中,即母亲不能进入原初母爱贯注的状态,那么母亲以后将弥补早期的关键时期对婴儿的疏忽与失误。他曾写道:

母亲虽然生出了孩子,但如果错过了最早期阶段的船,就要面对弥补她所错过的任务。她们要花很长一段时间密切关注适应成长中儿童的需要,即使这样,还不能肯定她们能成功地弥补早期的扭曲。她们这样做是在为儿童做治疗而不是在做母亲。母亲(或社会)做的这项工作证明是非常有压力的,因为它不是自然发生的。

温尼科特特别强调真实的感受,但是如果婴儿不够幸运,没有体验到促进性环境的抱持,那么他就不能产生真实的感受,即:没有最初的够好的环境供应,自体不能发展,真实感将缺失。不能进入原初母爱贯注状态的母亲不能与婴儿产生共情,因而她不能提供必需的自我支持(ego-support),婴儿只能依赖自己不成熟的机制,可能会造成多种心理不健康的后果。

对婴儿来说,什么样的环境是母亲能够提供的环境呢?温尼科特在1969年对母亲们的演讲中谈道:

你提供的环境主要是你自己,你的人格,你的本性,你独具特色的特征,这些帮助你认识你自己。当然还包括你身上的一切,你的气味,你的温度,还有那个将成为你孩子父亲的男人,还可能包括其他孩子———如果你有的话,以及祖父母等。换句话说,我所做的仅仅是描述一个儿童会逐渐发现的家庭,包括你的家庭与其他家庭不太一样的特征

温尼科特使用了“够好的母亲”这样一个术语,用来描述为使婴儿获得良好生活的开端,而提供充分满足、适应婴儿需要的父母的作用。他使用这一术语,用以区分他自己和克莱因所使用的术语。他曾经在给克莱因小组的一位精神分析师蒙尼一凯里写的一封信中澄清了“够好”的含义:

我经常被认为在谈论母亲,好像她们是完美无缺的,也好像她们对应于克莱因的术语“好母亲”。事实上,我总是谈论“够好的母亲”或“不够好的母亲”,因为我们谈论的是真实的母亲,她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就是够好。克莱因术语中的“好母亲”和“坏母亲”是内部客体,与真实的母亲无关。一个真实的母亲对婴儿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是足够敏感,使婴儿在开始时能够产生够好的母亲就是“好乳房”的幻想。

在母婴关系的早期发展阶段,够好的母亲充分提供婴儿所需要的一切,她不仅认识到婴儿的本能需要,而且了解他的创造性,尊重他的边界,依据儿童需要的变化进行适应和改变。相反的,不够好的母亲不能提供婴儿成长所需的必要的环境,婴儿不是感到被容纳,而是体验到冲突。真正人格的核心———自发性和创造性暂停发展了,只是适应性地顺从有缺陷的环境,人格的发展围绕一个空壳进行。不够好的母亲没有提供一个自我可在其中自由发展的心理空间,而是呈现给婴儿一个他必须立即妥协和适应的世界,使其过早地关心外在世界,被迫关注、处理外部世界的要求,从而在内心产生了冲突,限制和阻碍了内在心理的发展。

在温尼科特的情绪发展理论中,母亲对婴儿需要的适应提供给婴儿全能的体验,这种全能的体验创造了健康发展所必需的幻想。在一篇论文中,他把“够好的母亲”与“全能的幻想”联系了起来:

在一端母亲是一个够好的母亲,在另一端母亲是一个不够好的母亲。就会有人问:“‘够好’的含义是什么呢?”够好的母亲满足婴儿的全能感,她反复地这样做。母亲通过执行并完成婴儿的全能表达赋予婴儿虚弱的自我以力量,真实自体开始拥有生命。不够好的母亲不能提供给婴儿全能感,而且她反复地错过迎合婴儿的动作,相反,她给出自己的动作要求婴儿顺从。这一婴儿的顺从是虚假自体的最早阶段,属于母亲没有能力感受婴儿的需要。

在这方面,够好的母亲和“一般奉献的母亲”是一样的,是那种处于“原初母爱贯注”状态的母亲。当然,温尼科特也具体描述了不够好的母亲,他把不能给婴儿提供健康成长所需要的环境的母亲分为三类:精神病性的母亲、不能沉浸于原初母爱贯注的母亲和特别着急的母亲。精神病性的母亲能够很好地处理婴儿的需要,但是当儿童成长到要从她的视线中离开时,她不能忍受分离。有的母亲发现自己不能进入原初母爱贯注的状态,可能因为她太过抑郁或过于专注其他事情,她很可能为自己早年的丧失寻找替代。特别着急的母亲对儿童的心理健康会产生最坏的影响,因为环境的不稳定与不规律的特性将危害自体感的核心。

温尼科特曾在《国际精神分析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一般可期待环境的失败对儿童心理功能影响的临床研究》的论文(1965),记述了帮助一名被医生与父母视为“头脑迟钝”的6岁男孩鲍勃克服心理障碍的过程。后来此案例也被收入《儿童精神病的治疗性咨询》一书中。通过此案例的描述可以看到不够好的母亲是怎样影响儿童的智力与情感发展的。在这方面,够好的母亲和“一般奉献的母亲”是一样的,是那种处于“原初母爱贯注”状态的母亲。当然,温尼科特也具体描述了不够好的母亲,他把不能给婴儿提供健康成长所需要的环境的母亲分为三类:精神病性的母亲、不能沉浸于原初母爱贯注的母亲和特别着急的母亲。精神病性的母亲能够很好地处理婴儿的需要,但是当儿童成长到要从她的视线中离开时,她不能忍受分离。有的母亲发现自己不能进入原初母爱贯注的状态,可能因为她太过抑郁或过于专注其他事情,她很可能为自己早年的丧失寻找替代。特别着急的母亲对儿童的心理健康会产生最坏的影响,因为环境的不稳定与不规律的特性将危害自体感的核心。

温尼科特曾在《国际精神分析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一般可期待环境的失败对儿童心理功能影响的临床研究》的论文(1965),记述了帮助一名被医生与父母视为“头脑迟钝”的6岁男孩鲍勃克服心理障碍的过程。后来此案例也被收入《儿童精神病的治疗性咨询》一书中。通过此案例的描述可以看到不够好的母亲是怎样影响儿童的智力与情感发展的。

原初母爱贯注 温尼科特用“原初母爱贯注”(primary maternal preoccupation)来表示那种能使“够好的母亲”提供婴儿所需环境的心理状态的特性,它的特点是从出生前到出生后数周之内的全神贯注。根据这一主题,婴儿的心理与身体健康依赖于母亲是不是能够进入与走出这种特殊的存在状态。母亲在怀孕的最后三个月与婴儿共用呼吸、吸收、消化和排泄器官,婴儿在母亲身体里的成长充满了她的身心。母亲越来越从自己的主体性和对世界的兴趣中退缩,越来越关注于婴儿的活动和活力。在为婴儿提供促进性环境的时候,母亲发现她自己的主体性、自己的个人兴趣、自己的生活节奏和自己关心的东西都退到背景中去了,她的运动、她的行为、她的存在都是为了适应婴儿的愿望和需要。原初母爱贯注是一种“高度敏感”状态,类似于一种对婴儿的原初的、心理的认同。弗洛伊德和克莱因认为是内在死本能所做的事情,温尼科特则认为是护理环境的失败。在他看来,不关注的或者心不在焉的母亲是婴儿持续成长过程的破坏者。母亲最初的母爱贯注,提供了一种背景,使婴儿的本性开始自我显现;使发展的倾向开始展开;使婴儿体验到自发性动作。作为婴儿成长中介的母亲给予的持续性关怀使婴儿开始存在,开始具有经验,开始建立个人的自我,开始驾驭本能,并克服生活中所有的困难。如果母亲不能充分适应婴儿的需要,如果婴儿的要求是对母亲自己需要的早熟的适应,那么真实感将不复存在,而会出现一个假我来掩饰真我、服从命令、对刺激作出反应。

温尼科特曾明确地以《原初母爱贯注》为标题撰写了论文。在这篇论文的导言中,温尼科特强调了与安娜·弗洛伊德以及玛格利特·玛勒的区别,他感到母亲在生产前后的状态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我的论点是,在生命的最初阶段,母亲有一种特殊状态,一种可以称为“原初母爱贯注”的心理状态。我认为我们的文献没有充分关注母亲的这一特殊精神状态,对此我可以谈谈这些:这一状态是逐渐发展的,在怀孕期,尤其是接近分娩时成为一种高度敏感的状态。这一状态在婴儿出生后持续几周。母亲一旦从此状态中恢复就不易回忆起,并倾向于被压抑

这种状态类似于一种疾病,它发生在健康的母亲身上,而且必须发生以促进婴儿的健康。健康的婴儿能建立自体感和“持续存在”(going-on-being)感,这只能发生在适宜的背景中,即只有当母亲处于“原初母爱贯注”状态时才能提供的背景。婴儿的这一早期经验为后来所有方面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原初母爱贯注是婴儿早期特有的环境,在此状态中的母亲是健康的、够好的,并且能够提供一种促进性环境,在其中婴儿能够存在和成长。在生命的最初阶段,一个够好的环境供应能使婴儿开始存在、拥有经验、建立个人自我、驾驭本能以及面对生命中与生俱来的所有困难。

温尼科特通过“原初母爱贯注”力图传达这样一个主题,母婴的心理融合始于婴儿生命开始之时,那时婴儿还没有客体关系,有的只是母亲对婴儿的自我支持以及婴儿对母亲的自我关联(ego-relatedness)。

主观全能感 在成长的最早阶段,婴儿没有与真实世界相联系,但是可以在没有多少资源的情况下创造出一个世界来,可利用的资源就是想象的主观体验和幻想。他的愿望使事情发生,他饿了需要乳房的时候,乳房出现了,是他使乳房出现的,是他创造了乳房;他觉得冷、感到不舒适的时候,开始变暖了,是他控制了他周围的温度,是他创造了环境。母亲把“世界”给了婴儿,没有延迟,没有忽略,并且让婴儿幻想是他自己的愿望创造了他想要的客体。发展良好和健康意味着母亲配合婴儿的需要,并且允许婴儿存在可以进行创造的幻想。这样从全能的幻想中就产生了一个真实的自体。

设想这样一个婴儿,他还从来没有吃过东西,饥饿出现了,婴儿准备想出一些东西,出于需要,婴儿准备创造一种能使自己满足的资源,但是以前没有给过他什么,因此他无从体验可以期待什么。如果这时母亲将自己的乳房放在婴儿正期待某物出现的地方,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允许婴儿用嘴巴、手,也可能是味觉等去摸索、探查,婴儿就“创造出”正好被发现的东西。婴儿最终有了一种幻想,真实的乳房正是出于需要、贪欲以及原初爱的冲动而创造出来的东西。视觉、嗅觉和味觉记录在某处,过不久婴儿可能会创造出类似母亲所提供的乳房。婴儿在断奶之前上千次地由母亲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引领他接触外部现实。这种感觉存在了上千次,即需要的就会被创造,就会发现在那里。由此产生了一种信念,世界包括所需要的东西,结果婴儿产生了希望,在内部现实和外在现实之间、在先天的原初创造性和与所有人共享的世界之间有着活生生的联系。

正是母亲在恰当的时机提供了自己的乳房才使婴儿感到这正是他所需要的。如果婴儿刚出世并且会讲话,他会说:“我需要些东西,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因为我才刚刚出生。”听到饥饿哭叫的母亲会对自己说:“我认出了这种哭声,它让我想起了我出生时的一种感觉——我想知道怎样才能减少这种需要。让我们来试试这个。”母亲和婴儿之间的交流使母亲为婴儿提供了他所需要的东西,引导婴儿产生了他能“创造”的感觉。婴儿感到自己像一个全能的上帝。温尼科特认为这种感觉在生命的早期阶段非常重要,它帮助婴儿学会相信,在真实世界中他能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主观全能感(subjective omnipotent)是在原初母爱贯注的状态下产生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婴儿逐渐成长,母亲也慢慢从这种代理自我的状态中退出。她开始对自己的一切重新感兴趣,从而对婴儿愿望和姿势的反应越来越缓慢,开始错过一个,然后是两个、三个。母亲这种逐渐不再帮助婴儿产生主观全能感的做法对婴儿产生了痛苦但却是建设性的影响。他慢慢开始意识到,他的愿望不是全能的,不是他的需要和姿势本身创造了满足,而是他母亲的反应性促进创造了满足。这种逐渐开始的意识有着重要的含义,对外在观察者来说,婴儿一直是无助和依赖的,现在他第一次开始感觉到依赖,逐渐意识到世界不是由主观构成的,个人愿望的满足不仅仅需要表达,而且需要与别人协商,别人也都有自己的愿望和议程。至此,对于温尼科特来说,母婴关系变成了精神分析情境的第一模型,母婴关系就是他工作中类比的源泉,够好的母亲与促进性环境就成为他进行分析和治疗的范式。

原文链接

anyShare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之桥网: » <转>从来没有婴儿这回事儿——温尼科特几个重要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