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心理之桥网 用心理学架起一座通往心灵的桥

蝙蝠侠的告别—–蝙蝠侠前传:黑暗骑士崛起

电影哲理 lili 318浏览

蝙蝠侠前传:黑暗骑士崛起作为克里斯托弗诺兰的蝙蝠侠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整部影片都反映了诺兰的影像风格。

蝙蝠侠在黑暗骑士崛起的开场已经卸下了蝙蝠侠的斗篷多年了,此时此刻的蝙蝠侠已经不像当年那样强壮,精神上蝙蝠侠也因为瑞秋的死而振作不起来。看样子蝙蝠侠好像在等待什么?那么蝙蝠侠在等待什么呢?其实蝙蝠侠的管家阿尔弗雷德道出了蝙蝠侠在等待的是什么,以下是蝙蝠侠与管家的一段对话:

韦恩:外面的世界已经不再属于我了。

阿尔弗雷德:这正是问题所在。你把斗篷面罩束之高阁,却没有真正放下。你从没去寻找真正的生活,去寻找那个…

韦恩:阿尔弗雷德,我的确找到过那个人。

阿尔弗雷德:我知道,而你又失去了他们。生活就是如此,少爷。可是你这不叫生活,你只是在等待,等待事情重新变得糟糕。还记得你离开哥谭那段时间么?那时还没有这一切,还没有蝙蝠侠。你走了七年,我等了七年。但我却希望你再也不要回来。每年我都去佛罗伦萨休假。在阿诺河边有家小咖啡馆,每至良宵,我都坐下点一杯苦酒,幻想着我朝对面的桌子看过去,看见了你在那,带着妻子,或许还有孩子。你我默默无语,但我们都明白,你过得很好。

阿尔弗雷德:我从未想要你回到哥谭。我过去一直都清楚,这里除了苦痛悲哀,再也没什么可以给你,我曾希望你拥有得更多。我依然这样想。

这段话里说道蝙蝠侠在等待事情重新变得糟糕。

这种糟糕,不仅是高谭市的罪恶势力的再度崛起,同时也是蝙蝠侠内心世界对打击罪恶的渴望的再次燃起。蝙蝠侠在童年对蝙蝠产生了极大的恐惧,导致一次和父母观看话剧,被话剧中的角色形象吓到(形同蝙蝠)而让父母一起出剧院,在那条剧院罪恶的街道,父母被穷途末路的罪犯乔杀害。由此布鲁斯韦恩因为父母的死亡产生了极大的内疚感,通常小孩子都会非常自恋,认为一切周围发生的事都和自己有关,恰巧布鲁斯正是因为他对蝙蝠的恐惧才令父母出剧院,由此布鲁斯的内疚会非常深。因此布鲁斯一直对保持着对蝙蝠的恐惧与对父母的内疚的双重折磨。

 

布鲁斯的内疚:

 

 

对父母的内疚使得布鲁斯选择了使用愤怒来淹没自己的内疚感,这在蝙蝠侠:侠影之谜中就有所体现,布鲁斯和忍者大师的对话中就显示了这一点:

忍者大师:你还认为是你害死你的父母的吗?

 

忍者大师:你学会了用愤怒代替罪恶感,我会教会你接收它并面对事实

 

布鲁斯的从内疚转变为对罪恶的愤怒:

 

 

现实就是,父母的死确实不是布鲁斯的错,但是布鲁斯会归咎于自己,内疚感太强烈到无法承受,心理防御机制就会发生作用,用愤怒淹没内疚就是其中的一种情况。

另外,布鲁斯对蝙蝠的恐惧也会因为内疚而加深,因此会使得对维护正义的动力变得很大,通过打击罪犯,维护正义,蝙蝠侠能够点亮心中的光明,减轻自己的内疚感,所以蝙蝠侠对罪恶无法置之不理,愿意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管家阿弗雷德说蝙蝠侠是想要输掉,其实就是指蝙蝠侠为了减轻内疚感,会不惜牺牲自己,或让自己痛苦,这样可以减轻内心的痛苦。

蝙蝠侠把哥谭市当做父母的象征,哥谭市不毁灭,就象征着心中父母的不毁灭。面对哥谭市再次陷入混乱,为了减轻父母之死所产生的内疚感,蝙蝠侠会不惜一切要拯救哥谭市的,所以当猫女说:你已经不在欠这些人任何东西了,你已经给了他们一切。蝙蝠侠回答说:不,还没有。这是最后一次,蝙蝠侠要最后一次帮哥谭市,给哥谭市留下光明的希望,也是对父母之死这件悲剧事件的一个最后告别—一个仪式,此刻蝙蝠侠放下对父母的内疚,对瑞秋的内疚,对高谭市的内疚。蝙蝠侠即将不在继续生活在内疚中,可以去过新的生活,卸下蝙蝠侠的盔甲和面具。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之桥网: » 蝙蝠侠的告别—–蝙蝠侠前传:黑暗骑士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