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心理之桥网 用心理学架起一座通往心灵的桥

父性的丧失与金钱帝国

电影哲理 stark 299浏览

在电影《华尔街》的开头,随着经典的华尔兹舞曲《Fly me to the moon》的旋律,纽约的清晨开始了,渔夫准备开始起航,太阳却还未从海平面升起,城市另一头的华尔街人们如蚂蚁般挤地铁,挤电梯,最后来到自己的格子间中。此景不禁让人想起昆虫世界里蚂蚁们在蚁巢的各种情景。虽然我们的主人公巴德福克斯一身高级西装,却仍旧无法再塞满一箱人的电梯里保持体面。

巴德是证券公司的客户经理人,他的工作就是替客户操作资金账户,每天还要打电话开发客户。巴德的父亲,一名航空公司工作的飞机修理工,却总是提醒巴德他的工作只不过是销售而已。

《华尔街》是经典的商战电影,其实从结构上来看,它同时也是一部典型的父子题材的电影,片中的主要人物几乎都是男性,更重要的是有父亲的角色,其次才是那个20世纪80年代的金钱时代。

首先,我来谈谈关于雄性,男人和父亲在用法上的差别。雄性不是一种身份认同,它是一种生理实在,一种解剖学分类。那男人是什么呢?“男人”已经是社会化的产物,是一种身份认同。“男人”的本质是不存在的,是空,就像“女人”的本质一样。“男人”这个符号具有的意义,必须是在和“女人”相比较、有差异中产生,属于“男人”的特质,必然是和属于“女人”的特质有差异的。张飞属于“男人”,所以不会涂脂抹粉;貂蝉属于“女人”,所以不会大碗喝酒。打我们描述,一个人是“真正的男人”,是“男人中的男人”,必然也暗含着有些人是“娘娘腔”,“女里女气”,“不像个男人”的。可见,“雄性的”不等于“男性的”。一个生下来是雄性的人,必须经过努力,符合社会对“男人”的定义,最后才能成为一个“男人”。“雄性”的特征是最稳定的,“男人”次之,而“父亲”的稳定性更差。一千年前对“男人”的定义在今天仍然沿用,如勇敢、坚强等等,但是“父亲”的定义却可能是“五十年河东五十年河西”。比如说,“严父”曾今是很长时期理想父亲的标准,而殴打孩子是“严父”的功能之一。但在今天,这样一个父亲会被定义为“虐待儿童”的。

让我们回到电影中来,影片中巴德的父亲,一个飞机修理师,属于蓝领阶层,同时他也是公司的工会主席,拥有正义感,维护员工的利益,教导儿子要以及自为荣,不要以金钱衡量个人价值,爱抽烟,因经常熬夜修飞机而眼袋很重,看透金融资本家贪婪的本质,了解历史,总认为儿子的工作就是求人买东西的销售,认为巴德成为航天公司的员工更有前途。

主角巴德福克斯,纽约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生于1960年代的美国,美国经历了二战以及越战的洗礼。巴德的是成为像戈登盖柯一样的华尔街金融炒家,他加入了证券公司,成为一名普通的证券客户经理人。他天资聪颖,甚至有些狡猾,口才一流,消息灵通,头脑灵活,斗志满满。总劝诫父亲不要吸烟,注意打扮,不要总是穿着工作服。

再来看看片中的终极Boss戈登盖柯,戈登是华尔街金融炒家,在金融界摸爬滚打几十年,腰缠万贯,声名显赫。喜欢工作连午饭也不屑于吃,喜欢电子血压计甚于医生。经典台词:金钱从不睡觉。憎恨英裔金融家因为他认为他们喜欢宠物却不能忍受人。不相信爱情,认为只有傻瓜才相信爱情。

巴德作为儿子,他与父亲的关系其实还是不错的,他和父亲在餐厅的对话以及整个他和父亲的互动,都不是那么冲突的,虽然彼此观念不同,但还是比较融洽,巴德对这样一个父亲,是有部分认同的,那就是善良,正义感,关心朋友的品质。当戈登想要清算父亲所在航口公司的时候,他和父亲的态度是一致的,就是要保护这家公司,最终他开始反击戈登。

现在来看看巴德对他父亲的认同:

1巴德的父亲是一个飞机修理师,而巴德成了“华尔街先生”,脱离了蓝领家庭的职业轨迹

2巴德的父亲有抽烟的习惯,而巴德没有

3巴德的父亲总是穿着飞机修理师的工作服,巴德穿的是高档西装

4巴德的父亲认为钱对他来说是一个麻烦,不喜欢消费享受,巴德喜欢有钱的日子,美女豪宅

5巴德的父亲关心公司员工的利益,巴德也关心父亲航空公司的员工的命运,不会置之不理。

总结一下,巴德只有最后一项和父亲一样,因为他认同了父亲的正义、关心朋友,有良知的品质。但因为前面几项的不同,巴德和父亲就会非常不同。他将这些从父亲身上找不到的特点投射向更广阔的外部世界,在那里寻找。

戈登盖柯则成为了巴德的答案,戈登身上的特点正是巴德所向往的,金融巨子,拥有豪车美女,喷气飞机,教导巴德各种金融炒家的意志品质,操作方法;某种程度上,戈登是巴德认同的父亲意象,我们可以称这为“师徒关系”。巴德对父亲的部分认同,形成了他心中的一个动力:超越父亲,做到父亲所没有做到的事。而他需要一个可供认同的父亲级别的人,戈登正是这个人,这其实和青少年喜欢偶像明星的原因是一样的,无意识的运作隐蔽地进行着,投射认同机制的圆舞曲一次次地响起,奏出这超越化的进程。

父子冲突在片中只出现了一次,那是在巴德想出了一个收购父亲所在航空公司并准备重新让其起死回生的伟大计划时,他邀请父亲、父亲工会会友和戈登来他那“豪华”顶层公寓来展示他的宏伟规划。父亲一眼看穿戈登只是想利用巴德捞一笔,才不关心公司的死活,他的一席话语让戈登被揭穿魔术秘密的魔术师一眼尴尬。父子俩在电梯中吵了起来。

巴德:不,我看到的是一个老机工嫉妒他儿子比他成功的事实

父亲:你看到的这个人从不以皮夹的厚薄来衡量成功

巴德:那是因你从没胆量去放手一搏

父亲:若你是这样觉得,那我这个父亲还做得真逊

父亲是一种程序也是符号认同系统最早的程序。这个程序从发明出来的那天就有不少bug。这些Bug在心理动力学中,称为“父亲的悖论”。

“父亲”这个身份认同一般来说,包括了四个成分:供养、护佑、规训、传道、胜利。

也就是说,如果你想要做一个“父亲”,你最好做到:

第一,能赚很多钱同时能有很多时间陪太太和孩子;(供养功能)

第二,能保护太太和孩子免受天灾人祸的侵扰;(护佑功能)

第三,能够设定家庭规则维持家庭结构;(规训功能)

第四,传递给孩子生命的意义和价值;(传道功能)

第五,你一定要比其他男人强大有力,至少也要比妈妈强大有力,也有是说,你要是个男人,你要很man。(胜利功能)

巴德的父亲虽然称不上一个坏父亲,但仍达不到这个标准,并且以上几条中的最后一条胜利功能必定导致其他几个功能的缺失,这是为什么这被称之为“父亲的驳论”的原因。在那样一个多元化的20世纪80年代,一个父亲要传递给孩子一个生命的意义非常困难,所以巴德并不想成为一个飞机修理师。

戈登的父亲相比之下就更糟糕,他的父亲是一个推销电子零件的销售,最后穷困潦倒而死。戈登心中的父亲形象崩塌得更彻底,更不要说传递给戈登生命的意义了,所以戈登视金钱为圣经,其他什么他都不在乎,生命的意义已经幻化为对金钱永无止境地追求。

影片的结尾巴德父亲对巴德说:“别再一心只想着赚容易钱,去做些事情让自己不枉此生,自己去创造些什么,而不是靠别人吃饭。

巴德走向了华尔街的阶梯,沉重的步伐,两旁匆匆的行人,高大的华尔街大楼,那个80年代的美国。

细节回味:

1巴德在家里,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思考着这发生的一切,一向不吸烟的巴德开始第一次吸烟了,如同他的父亲一样……

2巴德和女友度过了美妙的一夜后,醒来,阳台上,说出了一句:“who am I?”

3巴德在纽约中央公园与戈登的最后一句话:“我想我终于了解到自己只是巴德福克斯,不论我多想成为戈登盖柯,我永远只会是巴德福克斯。”

4雨中,巴德走在华尔街的阶梯上

 

 

anyShare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之桥网: » 父性的丧失与金钱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