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心理之桥网 用心理学架起一座通往心灵的桥

什么导致了阿月悲惨命运的轮回?

婚姻恋爱 stark 276浏览

有一部电影《疯女泪》,剧中的女主人公阿月死了丈夫,她带着女儿改嫁到另一家,而那家有一个小男孩和那个男人的母亲。才嫁过去没多久,丈夫又因为出海意外而死亡,结果他丈夫留下的儿子和婆婆就骂她是克夫命,要她走,她不但没走,而且还照顾起了这一家人,但却备受排挤和虐待。后来她的小叔子,也就是婆婆的另一个儿子,在外面赌钱,把祖房给抵押了出去,一家人没有地方住了,她就租了一个很破旧的地方,让大家住在一起。有一天,婆婆生病了,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因为劳累过度,她死了,后来这个小男孩幡然醒悟,知道要照顾妹妹了。

 

问题:丈夫死后,她为何不但没走,却在备受排挤和虐待的家庭氛围下继续照顾这一家人?

 

可以看见女主人公是心甘情愿这么做的,没有人逼迫她做出这个决定,但这样的忍辱负重却不是一般人能够有勇气承担的。但我这里要讲,这只是常规的,普通的思维方法,理智上的判断。对于阿月的情况,真正起作用的是情感部分(潜意识引导她不自觉得接近苦难)。

 

情感是深埋于潜意识中的。

 

有心就有痛苦。对此,释迦摩尼指出了一条路:开悟。

 

但是,能达到“痛苦的终结”的人极少,人们对痛苦有一种“热爱”。

 

“小我”——矛盾的载体

 

《新世界》的作者艾克哈特托尔提到,很多人对他们脑袋里的声音是如此的认同——那个不间断的不自主的、强迫性的思维续流,还有随之而来的情绪——我们可以形容这些人是被他们的心智占据的。如果你对此毫无察觉,就会认为你自己就是那个思考者,这就是“小我”的心智。

 

“我是一个符号认同,一种幻觉,它的本质是“空”。

 

“小我”的核心内容是一对矛盾:对痛苦的认同和对抗拒痛苦的武器的认同。

 

心理学家武志红说过:

 

因为,在和苦难抗争的过程中,我们形成了对抗苦难的武器。但是,如果没有苦难了,武器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试着去问自己这个问题,你会发现,你很容易会爱上你发明的武器,你不愿意它被放下、封存甚至销毁,你无意中渴望它一直发挥作用,这就意味着,它所针对的痛苦应一直存在下去,否则它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这是一种特定的联系,即某一种武器总是需要某一类痛苦为食。

 

每个人的命运中都有一种似乎特定的、频繁出现的痛苦,而它之所以不断轮回,一个关键原因是我们的“小我”所创造的“伟大”武器需要它。

 

正如影片中的女主人公阿月,常人看来如此痛苦的生活,她却奋不顾身地投入其中。虽然影片并未交代清楚,但阿月确实是一个命运坎坷之人,在她的早年经历中,必定有类似之痛苦,为了对抗这种痛苦,阿月发展出了坚强,奉献等“好自我”,用来对抗痛苦,她希望能感化婆婆和儿子,使他们最终变成好人,能够理解阿月之苦心,最终意识到他们是多么的不应该。此时阿月的对抗痛苦之武器有了用武之地。而“坏自我”被她压抑进了潜意识。而受到了压抑之“坏自我”与“好自我”本为一体,这些“坏自我”经由投射认同在其婆婆和儿子身上“借尸还魂”。所以阿月越是以德报怨,婆婆和儿子就越是看上去像坏人,这是他们之间互动的结果,没有好,也就没有坏。

 

可以想象,即使阿月最终感化了他们,阿月还是会继续寻找苦难的。这是阿月悲剧命运轮回的原因,并且这些阿月无法意识到,只存在于她的潜意识中。

 

在我们感叹命运为何对阿月如此不公时也要看到她是有选择的,前提是必须有觉察力,能够洞悉自己命运轮回的真相。

anyShare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之桥网: » 什么导致了阿月悲惨命运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