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心理之桥网 用心理学架起一座通往心灵的桥

超越性变形与病理性变形——蝙蝠侠和反派们

专题 stark 411浏览

克里斯多夫诺兰的《蝙蝠侠》三部曲讲述了一个富家少爷布鲁斯韦恩转变成最终的罪犯克星的故事,其中布鲁斯经历了人生的许多危机时刻,这些危机时刻蕴含了人生的变形时刻,在这些时刻,个体生命从外部转向内部,开启了探寻生命意义的预设程序——变形程序。

 

布鲁斯韦恩的父母被杀害,父母的死使布鲁斯韦恩产生了极大的内疚,恐惧。这件事给布鲁斯造成了很大的创伤。

 

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一个人可能出现两种变形。

 

一种变形是超越性变形,这种变形符合社会的期许,能使个体更好地适应社会,领悟生命的意义。另一种变形为病理性变形,这种变形使人无法适应社会,成为社会边缘人。

 

在蝙蝠侠三部曲里,有两类人,一类是蝙蝠侠,另一类是蝙蝠侠的对手们,小丑,双面人,忍者大师,毁灭者贝恩,稻草人。对于蝙蝠侠,他是超越性变形,而他的对手们是病理性变形。也就是说,当人遭遇了人生的重大变故时,一个人有可能变成一个正义如蝙蝠侠那样的人,也可能变成一个邪恶如小丑的人。

 

这种转变的关键就是身份认同。

 

《蝙蝠侠:侠影之谜》里,布鲁斯说,我开始去和罪犯一起生活,一起从事犯罪活动,体验犯罪前的恐惧和得手后的兴奋。但我从没有变成他们之中的一员。这就是蝙蝠侠和bane小丑们的最大区别。

 

那就是蝙蝠侠没有认同一个罪犯的身份,没有和罪犯们相同的心理结构。

 

当忍者大师说你的父母之死不是你的错,而是你父亲的错时,蝙蝠侠发怒了。这就是蝙蝠侠为什么成为正义战士的原因,他没有完全认同丧心病狂的忍者大师,因为他心中有一个好父亲,一个坚定地坚持正义的好父亲,当那帮疯子要蝙蝠侠去杀人时,蝙蝠侠可以坚定地说:NO。

 

布鲁斯的父亲是一个有社会责任心的人,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爸爸。布鲁斯是十分认同他的父亲的,但唯有一点布鲁斯不认同,那就是父亲的死让布鲁斯意识到,虽然父亲是个好父亲,富有,仁慈,但却哥谭市的罪犯无能为力,最终死于罪犯的手上。

 

这部影片中有两个人质疑过布鲁斯父亲,一是忍者大师,他认为他的父亲错在没有反抗。二是黑帮老大法尔科内和布鲁斯在酒吧的对话,他说布鲁斯的父亲在临死前像狗一样祈求那个罪犯不要杀他,说布鲁斯比他的父亲要有胆量。布鲁斯听后异常愤怒,这种愤怒有两个原因:一是直接的愤怒,因为法尔科内侮辱了父亲,这种试图摧毁布鲁斯心中父亲形象的事情当然令其愤怒,二是因为父亲确实还不够强大,他不能战胜黑帮老大,不能惩治罪犯。这正是日后蝙蝠侠所做的事情。

 

然而,这种打击罪犯,除暴安良的身份认同,布鲁斯无法从他父亲那里获取。忍者大师的出现正好如满足了布鲁斯的愿望,他教导布鲁斯武士的技能,精神,使得布鲁斯从一个富家公子哥变成一个身体,精神上都杰出的战士。

 

布鲁斯在忍者大师这里最终经历了一次超越性变形。

 

忍者大师就像一位师傅帮助布鲁斯修通了童年的创伤,认识人生真相,探索其内心世界,战胜恐惧。

 

那个帮助布鲁斯面对恐惧的场景简直就是心理治疗中著名的罗夏测试电影现场版。

 

心理学测试中有一种测试叫罗夏测试,测验者观看一系列的墨迹图片,然后要告知主测人看到了什么,以此来测试被测者的内心想法。被测者会投射潜意识中的内容到那副图,不同的人投射的内容不同。

 

布鲁斯吸入蓝色花朵提炼物制成的药物,这会使他看见自己恐惧的事物所构成的幻觉。当他走到那个空的盒子的时候,他看见了蝙蝠,蝙蝠一直是他所害怕的。忍者大师的旁白:你将与你的恐惧合二为一,拥抱你的恐惧,这正是一个和解,布鲁斯和自己的恐惧和而无一。事实上他将自己变成了别人害怕的恐惧象征,将自己的恐惧投射出去,使罪犯们恐惧,这样布鲁斯自己就成了恐惧,成了罪犯心中的恐惧。

 

布鲁斯想要超越父亲的意愿(打击罪犯)在忍者大师这里实现了,忍者大师就是那个供布鲁斯认同的罪犯克星,但这只是部分认同,因为当大师要求布鲁斯毫不留情杀掉一个罪犯的时候,布鲁斯拒绝了。因为布鲁斯认同他自己的父亲,那个仁慈,有同情心的父亲。

 

布鲁斯认同仁慈有同情心的父亲,也认同忍者大师的打击罪犯的做法,使得蝙蝠侠是不杀生的,他追求的是正义,不是复仇。

 

不仅如此,蝙蝠侠身边还有一个坚持正义的青梅竹马瑞秋和老管家,这些人的存在都使得蝙蝠侠心中有光明,所以即使蝙蝠侠一身黑衣,被誉为黑暗骑士,但其实他的心中有爱,有光。

 

那像贝恩,joker那样同样遭遇重大变故的人,为什么走向了与蝙蝠侠相反的方向? 答案是: 他们的生活经历中没有遇到一个可供认同的正义的人,很大的原因可能是他们没有一个好父亲。

 

Joker的父亲是一个暴戾的酒鬼,这样的父亲你无法认同,作为幼小的孩子的joker,只能积累仇恨,无法修通的负性俄狄浦斯情节导致他不认同父亲,这就极有可能导致病理性变形。

 

所以说,蝙蝠侠与小丑,真的就如同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就如武志红的文章中所说的那样。修通俄狄浦斯情节的人能够认同一个好父亲,而负性俄狄浦斯情节的人无法认同父亲。就这样的一个区别,导致一个人的走向截然相反。

 

另外说一下哈维丹特,他也遭遇了失去至爱的事件,瑞秋的死让他觉得追求正义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成为了双面人。

anyShare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之桥网: » 超越性变形与病理性变形——蝙蝠侠和反派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