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心理之桥网 用心理学架起一座通往心灵的桥

<转>美剧——《犯罪心理》不完全手册

电影哲理 stark 226浏览

一,背景篇(主要是犯罪心理学的一些背景知识)

BAU 行为调查支援科(Behavioral Analysis Unit)的简称,FBI组织之一。FBI是最早将犯罪心理学系统运用到实际刑侦工作中的机构。早在1969年,FBI便开设“犯罪心理学”课程用于特工训练,后专门成立行为科学科,对刑侦工作提供支持,因为行为科学(Behavioral Science)的缩写BS易让人联想到胡扯(BullShit),为正视听故更名为行为调查支援科。CM的主角们正是BAU的小组成员。

FBI 美国联邦调查局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的简称,是美国司法部的主要调查手段, FBI的任务是调查违反联邦犯罪法,支持法律。直接隶属联合政府主管,负责国内的常规警务处理和国内安全管理工作。 FBI警探是大部分美国罪案剧的主要描写对象,主角们身穿防弹服,高呼“FBI”,破门而入将罪犯绳之以法,也成了最经典也是最频繁出现的镜头之一。但是 FBI也不是全能的,由于美国各州司法独立,所以如果不是跨州犯罪,FBI想要介入调查,必须得到当地警方的邀请。面对刚愎自用,拒绝帮助的警察,FBI 探员们也只能一筹莫展(S2EP23)。

James Brussels 提起犯罪心理学,我们就必须从一位精神病医生开始,他就是James Brussels。时光倒退数十年,二十世纪的五十年代的纽约,一个自称F.P.的炸弹疯子在城市里陆续的安置炸弹,造成多起重伤事件,同时不断向警方跟报社写信挑衅,时间跨度达16年之久,传统的刑侦手段对此无能为力。因此,警方求助于一位名叫James Brussels的曼哈顿犯罪精神病学家,此人为美国军方在二战期间做过大量的精神病研究工作。他根据目前所掌握的资料,对于炸弹疯子进行心理分析,得出了十一条结论,他建议警方通过报纸、广播和电视将这些分析公布出来,甚至大胆的预测了炸弹疯子被逮捕时的穿着。正是根据这些分析,警方最终捕获了罪犯 George Metesky,惊奇的是他符合Brussels的每一条分析,甚至连衣着也丝毫不差。这是犯罪心理学的第一次重大胜利,从此这种利用罪犯行为描绘其心理特征为侦破,审讯提供帮助的学科也成了现代刑侦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个经典的案例在剧中被多次被提到,George Metesky成了Morgan酒吧猜谜的话题(S1EP1),警探们侦破纽约“正义杀手”一案时在中国餐馆吃饭也提到了老前辈Brussels (S1EP17)。

John Douglas 侧写专家,前BAU主管,为犯罪心理学的实际应用做出了巨大贡献。1977年,Douglas调入行为科学科,当时该科的主要精力还是教学,正是 Douglas深入研究罪犯心理,与在押的数十名重犯访谈,系统总结出了一套对罪犯侧写的方式,在他的努力下,1978年,FBI正式批准行为科学科为各地警方人员提供罪犯心理侧写的咨询,Douglas也成为了第一个专职侧写的FBI探员。作为首席侧写师,Douglas协助警方破获多起重大案件,为 FBI挑选并训练了其他侧写师。1990年,Douglas任行为科学科主管,正式将其更名为调查支援科(BAU)。他于1995年退休之后所写的《心理神探》(Mindhunter)一书,成为犯罪心理学经典读本之一,CM编剧也参考了书中的很多案例。

Profile 侧写,当年Brussels分析炸弹疯子的方法跟普通的精神病医生的方法正好相反,普通的方式是根据病人的心理特征预测他未来的行动,Brussels则是根据罪犯的行为方式推断出他的心理状态,从而分析出他的性格,生活环境,职业,成长背景等等。这种对罪犯的心理画像被称之为profile(一般译成侧写,也有翻译成剖绘的)。对罪犯进行侧写也是CM几乎每集必有的重头戏之一,探员在一群认真笔记的当地警员围绕下,描绘出罪犯的特征,剧集还会将侧写时的实景与虚拟场景变幻交叠,更直观的表现了罪犯的特征与犯罪过程。

Profiler 侧写师,正是因为Douglas将为警方提供侧写作为一项专职工作,所以行为科学科的探员又多了一个名称,侧写师。在外人的眼里,侧写师仿佛是无所不知,带有法术的巫师,其实侧写师只是比常人更多观察,更多思考而已。

Quantico 匡蒂科,FBI国家学院所在地,建于1972年,是从美国海军陆战基地开辟出来的一大块地建造起来的,用于训练高级特工与间谍,2004年开始协助各国特工训练国际反恐任务。匡迪科是BAU平时的办公地点,因为也成了CM中出现最多的场景之一。

背景篇
Crime two points 犯罪两分法,心理剖析的主要方法之一,为Douglas所创。这是一种归纳法的手段,在心理分析的初期,侧写师就根据犯罪事实将罪犯分成“有组织型”与 “无组织型”,然后再根据不同类型的共性对罪犯进行进一步的剖析。因为这两个类型的罪犯在各个方面的特征存在较大的差异,因而这是一种较快为罪犯进行侧写的办法。在CM中,探员们大都也是用这种办法。

杀手篇
Andrew Cunanan 美国连环杀手,1997年三个月时间内杀害5人,最后一名受害者为著名时装设计师范思哲,位列FBI十大通缉犯。同年8月在迈阿密自杀,因此杀人动机也就成一个永远的迷,但是CM里却称其将最有意义的凶杀留在了最后(S1EP20)。

Dahmer Jeffrey Lionel Dahmer,可能是史上最令人发指的连环杀手,在1978-1991年间谋杀了至少17名男性,罪行相当残忍,包括肢解与吃人肉等等。1991年 Dahmer被捕并被判以1070年监禁,1994年在狱中被殴打致死。BAU探员认为其罪行源于校园暴力(S2EP6)。

Edmund Kemper 女大学生杀手。Kemper出生于一个离异家庭,长期遭受母亲的虐待,少年时杀害了自己的祖父母,1969年获释,1972年在公路管理局任职时开始利用搭载女大学生的机会将她们杀害,一年多时间杀害了6名女生,谋杀女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她们令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所以最终Kemper于1973年杀死了自己的母亲与其好友,并投案自首,被判处终身监禁。在狱中他与来访的Douglas积极合作,使得后者总结出了相当多的犯罪理论特别是有组织杀手的共性特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为犯罪心理学做出了一定贡献。CM在 S1EP20中认为Kemper杀害母亲是他的最终目标。

John Jamelske 掠夺型绑匪,从1988年到2003年的15年间里,他在妻子,三个儿子,众多街坊,甚至警局的眼皮底下,接二连三地绑架了五位妇女,并将他们关在自己修建的一个地牢里加以折磨,受害者最短被关了两个月,最长被关了近两年。2003年因为最后一个受害者逃脱而被捕。CM提及他那个坚固而又隐蔽的地牢(S2EP7)。

Manson Charles Manson,著名邪教组织“曼森家族”的领导人。Manson是一个妓女的儿子,童年时被极度虐待,年少时已罪行累累,上世纪六十年,通过弹吉他,宣扬真理,吸毒等方式在身边聚集了一群追随者,并大肆宣导灾变与种族积极战争,使得该组织演变成杀人集团。1969年,“曼森家族”血洗著名导演罗曼罗兰的家,虐杀已有九个月身孕的导演妻子Sharon Tate等五人,两天后又将富商LaBianca夫妇在家中杀害并分尸。该组织破获后,Manson被判处终身监禁。BAU探员认为其属于典型的无组织型罪犯(S1EP1,S1EP10),而S1EP16则参考借鉴了这个案例。

Ted Bundy 品学兼优,相貌英俊,风度翩翩,有运动天赋,著名学府毕业,高薪律师,拥有上述特征的人物肯定是每一个女生心仪的对象,但是他却成为了女生的一个恶梦,这就是被称为“校园杀手”的Ted Bundy ,1974年开始的三年内,他谋杀了N名女生(19<N<40),一般是通过潜入校园或者以其魅力邀请女生外出的方式。1977年Ted因为一名被害者身上的牙印而最终被定罪,在电椅上结束其罪恶的一生。CM中提及了Ted犯罪中的高度控制与自信(S1EP1),以及他的被害人都比较像抛弃他的前女友(S1EP15,S2EP6)。

杀手篇(介绍一些历史上有名的连环杀手)

Andrei Chikatilo 前苏联连环杀手,也是20世纪战绩最辉煌的杀手之一,从1978年至1990年被捕,Chikatilo 至少杀害了53人,1994年在狱中被执行枪决。Chikatilo 之所以有如此惊人的战绩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苏联政府一直不承认社会主义有连环杀手的存在,连环杀手是腐朽的资本主义的产物,这被BAU探员们戏称为 “Chikatilo综合症”(S1EP19),因为在他们看来,连环杀手不是文化现象,而是人类现象。

George Metesky 详见条目James Brussels,严格说来Metesky并不是一个连环杀手,因为他所安置的炸弹没有令一个人死亡。

Lawrence Bittaker and Roy Norris 较典型的双人连环杀手。他们是在加州监狱服刑期间认识的,发现彼此都对支配与伤害年轻女性方面有特殊兴趣,于是一拍即合,约定出狱后共同犯罪。1979年假释后两人在一家汽车旅馆碰头,制定出行动方案,在13至19岁年龄段各挑选一名少女进行绑架,凌辱和杀害,他们共作案五起,其中一名少女逃脱后向警方报案。Norris是两人中支配欲较少的一人,最终屈服于警方的审讯,以免与死刑为条件指认Bittaker。一般联合作案的连环杀手都具有不同的行为特征,一人具有支配欲。另一人就比较顺从;一人有条理性,另一人就比较欠缺条理性。同时由于两人具有不同个性特征,所以在侧写中会出现一些彼此矛盾的混合行为特征。CM在S1EP1中提到过这对连环杀手,其实我们也可以看到S1EP1某种程度上借鉴了这个案例,在S1EP17里也提到了两人的作案方式。

Richard Angelo 医院护士,典型的“英雄型”杀手(hero hero homicide),在他任职于长岛Good Samaritan医院期间,通过向病人注射毒素,再拯救他们来获得成就感。当其被捕时已杀了25名病人,也有心理学家认为他带有双重人格,但法院仍然以谋杀等罪名判处他61年监禁。

Richard Trenton Chase 著名的吸血鬼杀手。1978年1月,美国沙嘉緬度北部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凶杀案,死者胸口被刀一直划到肚脐,很多内脏被掏出来乱砍,有些部位甚至不翼而飞,现场还遗留了一个优酪乳的空瓶,证据显示该瓶曾经掺入过死者的鲜血,并且被杀手一饮而进。当地警方求助于FBI,行为科学科对凶手做出了侧写,指出凶手为白人男性,年龄介于25至27岁,身体瘦削,有精神方面的疾病等等。此时又有一桩类似凶案发生,三人被害,一小孩失踪,行为科学科根据新的案情做出了更加详细的侧写,警方根据侧写与市民举报,终于抓到了凶手Richard Rrenton Chase,经过调查显示,Chase的精神变异源于12岁时父母亲的婚姻破裂,Chase声称自己是外星派来的使者,有个声音命令他去杀人,精神异常状况已十分明显。1980年底,他在狱中自杀身亡。此案令警方对FBI的侧写能力大为叹服。CM的S1EP11的剧情借鉴了此案例,并在剧中提到了 Richard Trenton Chase这个吸血鬼杀手。

Son of Sam 山姆之子,著名连环杀手。1976年的纽约陷落在一片恐慌之中,特别是外出约会的情侣更是惶恐不安,因为出现了一个专门在隐藏在暗处,使用点四四口径手枪击杀热恋中的情侣的连环杀手,他给媒体的信件中,自称为“山姆之子”。在短短的十三个月内, “山姆之子”一共射杀6人,射伤数人,最后因为乱停车收到罚单而最终被警察追查捕获。给媒体留信息是连环杀手自开膛手杰克就乐此不疲的一大举动,而“山姆之子”跟媒体的互动根是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境界,他甚至会按照媒体预测的作案地点去进行犯罪。他被捕后坦言喜欢媒体对他的报道,甚至拥有一本收集的媒体对他的报道的剪贴本。可以这样说,“山姆之子”到最后是在为了媒体,为了他的“收视率”而杀人,这足以引起任何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媒体的反思。CM里多次提及此人(S1EP1,S1EP15 ,S1EP17)。

Zodiac Killer 十二宫杀手,又称黄道带杀手(zodiac英文为天文学术语黄道带,而黄道带分成十二段分别为十二宫星座),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期间在旧金山地区谋杀了至少5人,至今还逍遥法外。这个名字来自于他写给媒体的一系列信件,信件中包含了四个暗码迷题,其中三个到现在还未能解开。十二宫杀手给当时的美国带来了巨大的恐慌,一个饱受惊吓的旧金山男孩于四十年后的今天将该案件搬上了银幕,取名为《Zodiac》,他就是犯罪题材大师大卫。芬奇。奇怪的是,这个连环杀手的受害者各不相同,男女老少黑人白人都有,作案手法也各不相同,从刀捅到枪击,这一点也一直让侧写师们津津乐道(S1EP15, S1EP17)。

剧集篇
Elle Elle Greenaway,BAU小组成员,性犯罪专家。作为西雅图连续三年破案率第一的警员,她在“西雅图绞手”一案时开始协助并加入了BAU,为BAU提供性犯罪方面的信息,其专长还包括诱拐案件。Elle是小组里唯一出外勤并与受害者等直接接触的女探员,因此在安抚与说服女性受害者合作上,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她的射击与格斗技巧也是一流,说得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在第二季里Elle因为受伤导致创伤后应激症无法再适应BAU的工作而最终退出小组。

Garcia Penelope Garcia,FBI技术科成员,电脑专家。这位总是在匡蒂科无数电脑屏幕前,为大家提供信息查询,电话跟踪,网络破解等技术帮助的IT高手其实只是一个打扮怪异,花花肠子的小女生,说话风趣幽默,她跟Morgan在电话里的打亲骂俏也是CM沉重剧情中的一个小亮点。

Gideon Jason Gideon,BAU小组成员,资深侧写师。Gideon是CM的Boss级人物,整个BAU小组的核心。在剧中,他也如同这个名字一样(Gideon在希伯莱语中的意思是伟大的勇士,S1EP1)充分展示他缜密的思维,渊博的知识,丰富的阅历,出色的侧写能力,临危不惧的心理素质和随机应变的机智。作为小组最资深的长者,他给与小组其他成员足够的关爱与帮助,有的时候他的笑容显得那么亲切而慈祥。

Hotch Aaron Hotchner,BAU主管。尽管作为BAU的行政领导,但Hotch依然坚持让更资深的Gideon来主导侧写工作,而自己只在行政与人员组织工作上体现主管的价值。Hotch也确实有个主管的样子,整体西装革履,不苟言笑,一副扑克脸,永远是JQK三个表情,但是在上级面前,他又能够全力地保护组员,给组员最大的自由发挥空间。当然在业务方面,他也是足够胜任的,除了出色的侧写能力外,还擅长于审讯与谈判,此外Hotch还是一个神枪手,一般会佩带两把枪,第二把藏在小腿边,关键时候会起到特殊用途(S1EP6)。Hotch也是小组成员里唯一成家的人,一个温柔美丽的妻子,一个襁褓之中的儿子,有这么甜蜜的家庭,难怪Hotch有时也有事业家人难以兼顾的矛盾。最后不得不说的是,Hotch的童年很可能并不美好,但正如他说的,出生在一个极度暴力家庭,有的人变成了杀手,而有的人则变成了抓住他们的人(S1EP8)。

JJ Jennifer Jareau,BAU成员,部门对外联络官。JJ在小组中的地位与作用也是毋庸置疑的,作为小组的对外窗口,她的职责是检阅各地警方送来的案件,从中挑选出最值得重视的案件来让BAU作心理剖析,同时她也是小组与当地警方,媒体接触互动的窗口,必要的时候她还会充当警方的新闻发言人,成为BAU的”前摄” 战术(详见proactive条目)最重要的一个棋子。

Morgan Derek Morgan,BAU成员,犯罪重现专家。Morgan的专长是角色扮演(role play),他会在犯罪现场或者疑犯家中,从一个罪犯的角度去思考,重现罪犯的一举一动,研究这些举动背后的心理状态。此外,他还是一个柔道黑带,近身格斗能力很强。在生活中,Morgan幽默活泼,亲和力十足,同时也很有女人缘,被称为“从来不跟一个女孩约会两次”。

Plane 飞机,BAU成员一般在接到邀请后会坐专机前往案发地,结案后又会坐班机返回匡蒂科。所以飞机内也是CM中的一个重要场景。在去的时候,探员们会做一个最初的案情分析和讨论,安排一下人员分工,而在回来的专机上时,大家有时会做一些总结,有时会发一些感慨,有时会开一些玩笑来舒缓一下凝重的心情,有时索性闭目养神,抓紧这难得空闲休息一下。

Reid Dr. Spencer Reid,BAU成员,天才博士。24岁便拥有三个博士头衔,智商187,有超常的记忆能力,每分钟能阅读两万字,这样的人恐怕也只能用“天才”来形容了。在小组里,Reid就是一部活的百科全书,无论是科学,文学,哲学,还是犯罪学,他似乎永远是无所不知。但是与他的超强智商成反比的是他的极弱的与陌生人沟通能力以及射击能力,于是组员们一直在帮助与鼓励他提高这些东西。

Serial killer 连环杀手,是BAU最主要的针对目标,这是因为:一,连环杀手一般都存在着不同程度心理疾病,并且作案在两起甚至以上所以犯罪有一些共性的特征比如惯用手法(这个在Mo条目里详细谈),受害人群等等,侧写师可以进行比较准确的心理画像。第二,连环杀手基本上是以伤害与杀戮为主要需求与乐趣,不存在为钱为仇等等直接的世俗动机,一般的刑侦手段对他们难以奏效。第三,连环杀手一旦连续作案,很难自动停止犯罪,这就意味着不立刻捕获他们的话,还会不断有新的受害人出现。连环杀手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人群,也是最不能称之为“人”的一群人,这里会列举一些知名的连环杀手,绝对不是为了欣赏仰慕赞美歌颂,而是为了更好的了解他们,为了让这个物种尽快地从地球上消失。

Unsub 不明人物(Unknown Subject)的缩写,BAU通常称他们要追捕的目标为unsub,言语中带着科学的严谨,又有一丝不屑。Unsub并不全是连环杀手,还有恐怖分子,精神分裂者,情报机关的内鬼等等,总之BAU所要做的就是运用一切心理分析手段,把那个不明人物特征勾勒出来,勾勒出一个有血有肉的鲜活的人,在他再一次犯罪前阻止他。

Wisdom 名言,在每集片头跟片尾引用一些经典名言也是CM的特色之一,这些名言与聚集内容紧紧相扣,既升华了主题,又能在片子结束后带给我们深深的思考与回味。
剧情篇

ATF 酒精烟草枪支及爆炸物管理局(Bureau of Alcohol, Tobacco, Firearms and Explosives)的缩写,Morgan是小组里唯一有ATF背景的成员,因此出现炸弹案件时,还原与分析炸弹碎片的任务便毋庸置疑的落在了他的头上(S1EP3)。

Berkowitz 即为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山姆之子”(详见son of sam条目),Berkowitz并非落网于警方的精心侦查,而是因为违规停车,CM中曾拿此举例来说明很多连环杀手的被捕实在是警方走狗屎运,误打误撞的结果(S1EP1)。

Box Hotch审讯时有一招,在桌上摆几个写着犯罪嫌疑人名字的大纸盒,里面放满白纸也无所谓,表明对嫌疑人很慎重,掌握了其大量信息,这当然也是跟 Douglas学的。这里提这个单词的原因更重要的是Box还代表着我们思维中的局限与禁锢。侧写依靠的是以往案例的研究,但并不意味着就要完全遵从先例。探员们在调查大学校园里的连续纵火案时(S1EP2),运用典型连环纵火犯的特征去查案却毫无进展,Reid记起Morgen提醒他下棋时要突破常规(think outside the box),当他擦去所有的常规分析,重新研究案情的时候,才发现了纵火的真相。

John Wilkes Booth 美国戏剧演员,他于1865年4月14日刺杀了林肯总统。他同情南部邦联,对南北战争的结局甚为不满。因而CM总结其为政治型刺客(S1EP18)。

Keystone killer 拱顶石杀手(S1EP15),费城的一个连环杀手,喜欢用填字游戏的方式向警方写信而得名,1988年左右勒杀了七名年轻女子后突然销声匿迹,二十年后重新开始作案,并向当年参与此案侧写的BAU老探员Max Ryan发出挑战。Max作为顾问参与BAU的调查时,新老侧写师因为思维工作方式不同而发生诸多矛盾,但是众人还是从拱顶石杀手作案间隔与作案手法的改变等找到了突破口。

L.D.S.K. 远距离连环杀手(Long Distance Serial Killers)的缩写,指用枪械在远距离向受害者狙击的连环杀手,比如山姆之子,这类杀手因为很罕见,而且不与受害者发生直接接触,在现场遗留的可供描绘侧写的信息少,FBI通过行为分析抓住的L.D.S.K.的数量至今仍然为零,所以当Des Plaines出现连续狙击六人的L.D.S.K.时(S1EP6),BAU也觉得异常头疼,没有目击者,也没有任何物证,他们对于这类杀手的了解也仅限于一般为男性,有执法或者从伍的经历。并且从连环杀手的心理分析看来,他们一般都会沉迷于回味其杀戮过程,通过从受害者身上取走纪念品或者重返弃尸现场来达到这一目的,而跟受害者没有接触的L.D.S.K.都没有这两种行为(山姆之子是通过收集报纸媒体对其的报道来取代收藏纪念品),而且这个 L.D.S.K.都是击中受害者非致命部位,Gideon认为其低杀伤力是一个识别标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通过进一步的调查,大家发现杀手是躲在自己的车里袭击受害者的,说明他在袭击后迅速就离开了,并没有靠近去观察受害者的痛苦,那么他究竟行凶的目的是什么呢?Garcia通过电脑分析发现几次袭击都是以医院为圆心展开的,BAU成员们联想到了Richard Angelo这个“英雄型”杀手的案例。

Mo 惯用手法(modus operandi,拉丁文)的缩写,是指罪犯在犯罪时所作所为中一些共有的东西,它也成为心理分析所参考的一个依据,因为它表现了罪犯的一些性格与心理状态,但是惯用手法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动态的,一个高智商的连环杀手,会随着作案的增多不断地完善其犯罪技巧,提高犯罪快感,就如同“西雅图绞手” (S1EP1)一样,在第一次杀人时采用手勒与刺杀的方式,结果发现手勒太费事,刺杀血迹不易处理,所以在第二次谋杀时采用了皮带,后来并发展成用转柄来延长勒杀的时间来提高快感。所以,Douglas提出了识别标志(signature)的概念来区别于惯用手法,识别标志是指连环杀手在犯罪时为了满足自己的愿望必须做的事情,它是静态的,不会发生变化,体现了独特的犯罪个性,是侧写师需要从案件中提炼出来的。“西雅图绞手”的识别标志就是从被害人的痛苦中取得快感,这是不会改变的,无论惯用手法或者技巧怎么改变,因为它是罪犯真正的内心需求。惯用手法与识别标志的区别在“Tommy杀手”一案(S1EP4)中表现的很清楚,“Tommy杀手”是一个中产社区入室杀害家庭妇女的连环杀手,他喜欢将被害人的眼睛粘得张开,后来还发展成了在被害人房间里的镜子上写诗句,甚至按照诗句做象征性的破坏活动,但是不管手法怎么变,他的识别标志就是渴望被重视被关注,也正是因为这个识别标志,Gideon最终在犯罪现场找到了一个足以揭示“Tommy杀手”职业身份的线索。

Pilot 试播片(S1EP1)。美国罪案剧一般都会先播出一集试播片,看收视率再决定是否拍下去。而CM的试播片使得整个剧一炮打响,连环杀手“西雅图绞手”绑架的受害者还有36小时存活期,上司要求病休的Gideon提前出山,西雅图性犯罪专家Elle也加盟BAU协助破案,剧中小组成员各显神通,最终在关键时刻抓获Unsub,解救了受害者。结尾处Gideon只身一人意外遭遇他之前曾做过准确侧写的“小径杀手”,为下一集留下一个巨大的悬念。

John Nash 著名数学家,博弈理论的创造者,长期患有精神分裂,怀疑受到政府情报机关监控,存在严重的幻视幻听,与S1EP9里的那个物理学家如出一辙。

John Wilkes Booth 美国戏剧演员,他于1865年4月14日刺杀了林肯总统。他同情南部邦联,对南北战争的结局甚为不满。因而CM总结其为政治型刺客(S1EP18)。

Sharon Tate 著名影星,导演罗曼罗兰的妻子,被邪教“曼森家族”虐杀(S1EP18)。

Victom 被害者 该词源于拉丁文victima,意为牺牲,被害者研究也是心理剖析的一个研究方向,罪犯选择什么样的受害者,某种程度上表现了他的心理状态,比如在带有性犯罪的连环凶杀案中,一般不可能出现跨种族的杀手,受害者是白人,凶手就很可能是白人。又如,性犯罪中,受害者年龄越大,罪犯的年龄就越小等等。新泽西的 Beachwood市连续有人被投毒LSD(一种致幻剂),因而被害者无法记起被投毒的情景(S1EP13),BAU就只能从受害者的共性入手去分析,可是通过分析他们发现这些人还不是unsub的真正目标,而只是试验者而已。这一集里探员们是完全通过分析受害者掌握了罪犯的最终目标跟作案手法,实在是受害者分析中相当经典的一例。

 

转自: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5998483/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之桥网: » <转>美剧——《犯罪心理》不完全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