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心理之桥网 用心理学架起一座通往心灵的桥

<转> 李孟潮《小王子》和永恒青少年情结

月刊 stark 395浏览

小王子》和永恒青少年情结

 

李孟潮

致意青春之心理学位置 ,立足于承认青春已然消逝;

然后,此致意者就可安然步入中年,不再沉醉风花雪月放浪形颏,放心坦荡为人妻母或为人夫父。

流行文化界出现青春怀旧片的大热,往往提示着受众们正在哀悼青春之丧失。

表面上来看,哀悼青春丧失之困难对50后,60后这两代人理所当然——没有青春过的“青春”又如何能够轻易放手呢?如《山楂树》的主人公,青春是在那个时代的恐惧、提防中度过的。

可70后、80后看完《致青春》也泪眼婆娑辗转反侧长吁短叹,就提示挥别青春之困难也不是一盆子扣到政治制度可以了事的。

心理分析界一般认为,挥别青春之困难在于中年人无法修通青春情结。“青春情结”的专业术语叫puer aetenus , 拉丁语“永恒青少年”之意。

永恒青少年情结多见于男性,此人特点就是长不大,老是飘在空中做着青春梦,虽然颇有创造性,但是很难承受需坚韧努力方可完成之任务——如做“父亲”。

永恒青少年情结当然不仅仅见于中国,古希腊神话很多神仙都象征着此情结。

最著名的一个就是植物和美之神阿多尼斯(Adonis),他容貌绝美,每年春季死而复生,永远年轻,容颜不老,古罗马每年有阿多尼斯节,是女性们崇拜阿多尼斯的节日。

阿多尼斯的母亲是希腊美女密拉(Myrrha),她因为过度美丽受到爱神诅咒,让她爱上自己父亲,并欺骗父亲喀倪刺斯(Cyniras)在黑暗中与之乱伦。

被父亲发现后想要杀死她,她逃走后被神化为一棵没药树(myrrh),喀倪刺斯用箭射树,树身裂开,阿多尼斯诞生。

爱神维纳斯对阿多尼斯一见钟情,把他交给冥后珀耳塞福涅抚养。阿多尼斯长大后,冥后也爱上了他。

但他对恋爱没有兴趣,只喜欢打猎。爱神对他的爱引发了战神的嫉妒,设计使阿多尼斯在狩猎中负伤而死。

爱神从此伤心欲绝,诅咒人间爱情充满嫉妒和猜疑。爱神感动了宙斯,允许阿多尼斯每年春季复活,与爱神相聚。

中国文化中,人们最熟悉的永恒青少年的象征大概要算贾宝玉,很难想象宝玉可以挥别他生命中的山楂树之恋以及青春姐妹,安安稳稳地赚钱养家,教育孩子,做个好父亲做个好丈夫。

又有学者可能会说,这是“万恶”的中国文化庒抑个性所致,要是中国青少年的青春像美国人一样开放,就不会有这种问题。

实则并非如此。在1970年代,美国空军遇到了烦人的问题,很多刚进入中年期的飞行员,突然不干了。其原因就在于这些人有未完成的永恒青少年情结。

且此问题不仅在美国出现,之前瑞士空军也面临同样困境,他们解决方案是咨询当时分析心理学䆥,从招募之初就严格挑选,凡有永恒青少年情结者拒之门外。如此一来人们发现,本国无此情结者实在太少,只好寻找外援。

从那时开始,分析师就为此还专门著书一直到如今,(von-Franz. 2000, Yeoman , 1998 ;Potterfield etc , 2009)。可见永恒青少年这一社会现象,一直在发展扩大之中。

最受分析师们重视的永恒青少年莫过于法国作家德·圣-埃克絮佩里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了,他也是个飞行员,其《小王子》则是永恒青少年情结的典型文本。分析师von-Franz在其著作中花了整整八个章节来分析此书。

《小王子》此书能在全球热销数亿,也从侧面说明永恒青少年情结获得了广泛共鸣。

书中的“小王子”正是圣-埃克絮佩里内心的永恒青少年的象征,小王子敏感脆弱,纯洁无瑕,热爱自由,充满诗意,厌弃成人世界,而且有敏锐洞察力,对成人世界的弊端、虚伪的揭露一针见血,有点类似贾宝玉,是少女之恋的理想对象。

可是要找这么一个才子做自己老公,做孩子老爸就非常不美妙了。

实际生活中,圣-埃克絮佩里也不是一个好相处的成年男人,他沉醉飞行,一到地面就焦虑不安,进入中年后饮酒上瘾,情绪抑郁,和上级关系很差,抨击戴高乐政策,最终导致自己被法国空军停职8个月。

归伍后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他驾驶飞机失踪死亡,后来很多人研究,表明这次失踪实际上是自杀。

而这种命运在其死前著作《小王子》本已有线索,小王子和成人世界格格不入,和爱人也闹别扭,其心灵世界其实是个孤独的流浪汉,而最后,历经了对多个成人世界(星球)的失望后,他通过自杀的方式,选择回到自己的家,这个家正是当初他离开的地方,现在却被他理想化为天堂。

这个故事几乎就是圣-埃克絮佩里此类永恒青少年情结拥有者的中年危机的写照,中年的到来让他恐慌,他不愿就此做个中年人,无法告诉自己“少年青春还易度,不如来看晚秋天。”。

从而开始继续如同青少年一般探索人生,从事各种冒险活动,尤其是在事业和情感这两方面的冒险,而且往往会在多种事业方向或多个情人之间“流浪”。

最终,这些冒险可能带来“致命”的后果——事业失败或家庭破裂。

当然,有些人在这个时期出现抑郁发作,真的自杀也不是少数,还有些人在此阶段出现成瘾行为,如烟酒上瘾等,其实也是一种慢性的、潜伏性的自杀行为。

永恒青少年情结何以在近代愈演愈烈,其原因众说纷纭。有的人说是父性缺席,有人说是母性的退化。从圣-埃克絮佩里的人生经历来看,后者比较可能,因为他母亲可能精神不正常,经常会盼望儿子死去。

《小王子》的故事中,小王子和玫瑰的关系,就像临床常见的关系配对:自恋而脆弱母亲-女人和能干而敏感的儿子-男人。

在这种关系中,儿子-男人变成了一个慈母来照顾对方,“我的那朵玫瑰花,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以为她和你们一样。可是,她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她身上的毛虫(除了留下两三只为了变蝴蝶而外)是我除灭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在这个过程中,儿子过度依赖母亲这个女性,并且把她理想化,“如果有人爱上了在这亿万颗星星中独一无二的一株花,当他看着这些星星的时候,这就足以使他感到幸福。他可以自言自语地说:‘我的那朵花就在其中的一颗星星上……’,但是如果羊吃掉了这朵花,对他来说,好象所有的星星一下子全都熄灭了一样!这难道也不重要吗?!”

这形成了儿子在青春期对会女性的过度依赖,乃至恋爱的失败对他来说,就是所有的星星都熄灭了。

 

参考文献

von Franz, Marie-Louise. The Problem of the Puer Aeternus. 3rd Edition, Inner City Books, Toronto, 2000.

Yeoman, Ann. Now or Neveland: Peter Pan and the Myth of Eternal Youth (A Psychological Perspective on a Cultural Icon). Inner City Books, Toronto, 1998. ISBN 0-919123-83-X9123-88-0

Sally Porterfield, Keith Polette, and Tita French Baumlin Eds. Perpetual adolescence : Jungian analyses of American media, literature, and pop culture / © 2009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原文链接——所属于李孟潮

anyShare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之桥网: » <转> 李孟潮《小王子》和永恒青少年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