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心理之桥网 用心理学架起一座通往心灵的桥

<转>仪式认同欲望

梦世界 stark 369浏览

人的一生即是在仪式中度过,从满月到毕业,从婚礼到葬礼,无数个仪式提供无数个身份让你认同。社会中充斥着仪式,既有集体性仪式如宗教祭祀或日常礼节,也有个体性仪式如偷情之女子反复洗澡或抑郁之白领疯狂购物。

仪式的功用就在于提供、促进并传递一种身份认同。仪式进行的过程(认同过程或曰结构化过程)中,其本身会制造创造强调强化某些欲望,也会抵消打消掩盖掩埋某些欲望。

让我们回到那个最简单的故事以供举例说明: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结婚多年后丈夫提出离婚而妻子用力挽回无奈之下要求丈夫答应她最后一个要求即恢复初婚仪式(每天抱这个女孩上床)一个月。就在丈夫答应这个要求的时刻,就注定了他必然仍然要回到婚姻之中。因为妻子发出的无意识要求是:请你回到你最初的身份认同,认同那个喜气洋洋的新郎倌。而“新郎倌” 这个身份认同显然是和丈夫现在的身份认同――“审美疲劳、贼心不死的中(青)年人”显然是冲突的,它们两者必然只能剩下一个。

最后,那个疲劳而冲动要离婚的男人消失了,被淹没于无意识的黑暗海洋。但是“他”必将卷土重来,所以妻子要准备好一段段的仪式要继续打消“他”的冒头,这些仪式有――养狗养花养孩子赌博赌钱赌命运洗脚炒股炒菜炒房产洗澡洗桑拿吃饭吃大餐吃小龙虾看电视看电影看演唱会去远方去西藏去普罗旺斯听歌听英文听MP3唱歌飙歌唱卡拉OK隆胸整容美容吃伟哥做事做爱做不该做的爱四处旅游学习充电拼命赚钱拼命花钱培养共同爱好孝顺父母教育晚辈购置超乎消费能力的高档商品及大宗房产。

这些仪式共有的特征就是转化、牵引、移置、压抑、遮掩无意识的欲望。上述这个故事就是一个最好的说明,男人有离婚的欲望,女人有不离婚的欲望。然后女人通过仪式,把自己头脑中的“新婚场景”投射到当前的婚姻场景中。然后夫妻双方通过认同“新婚场景”中的小夫妻,而完成欲望生成和压抑的巫术。在这种巫术中,女人召唤“新婚场景”犹如巫师举目向天眼神苍茫呼告神灵,而离婚之欲望则是附体之妖魔,必驱逐斩断而后快。让我们套用弗洛伊德的语言,(那个离婚的)欲望之路上,还来不及发生点什么事,就通过“新婚场景”这种方式的重复被抵消了。

至此我们开始明了仪式同样遵循100多年前弗洛伊德在《释梦》提出梦工作原理。也就是说,仪式是一种白日梦,是一种保留逻辑盔甲的幻想形式。仪式产生于人们头脑中图景的向外投射,然后认同这些投射出来的图景。这个投射-认同的循环的功能和其婴儿时期的雏形一样是用来对抗和哀悼分离和死亡的。正是仪式,让那对夫妻避免看到爱情的丧失、人生的无常。扩而广之,所有的仪式都有哀悼和对抗丧失的功能,如葬礼让人们幻想着死者仍然活着,只不过活在阴间而已。

而人类最庞大的仪式便是拉康所言的语言,不是人说话,而是话说人,不是人创造了仪式,而是仪式创造了人,就像演唱会创造歌迷和歌星,运动会创造运动员和裁判员一样。在仪式消失的地方言语也消失,随着消失的是人性及人性的枷锁。自由的代价如此昂贵,让每个人不寒而栗。

原文链接

anyShare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之桥网: » <转>仪式认同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