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心理之桥网 用心理学架起一座通往心灵的桥

<转> 演讲焦虑、挑剔性他人及自恋脆弱性

专题 stark 270浏览

演讲焦虑挑剔性他人及自恋脆弱性
李孟潮

演讲焦虑如何断根呢?
答曰:彻底放弃,不演不讲。
告诉别人,演讲让我不爽,这件事情我不要做。
讲之不存,虑之焉附?

我妈妈有个朋友,是她所在的医院清洁工。
这老太太一辈子辛勤劳动,养育儿子,老了就吃斋念佛。
她的儿子们都成了知识分子,认为母亲这样一辈子太辛苦,没有享过福,就拿了点钱,让母亲在70岁时去泰国玩了一趟。
老太太回来非常欣慰,说,“我这辈子居然出过国了,坐飞机了,这以前都是领导才能享受的啊,我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也能做飞机啊。我这辈子值了。都是儿子们孝顺,佛菩萨保佑啊。”
两年后,这位清洁女工净土宗修行者,在心满意足中死去。

她这一生没有出现过演讲焦虑。她的两个知识分子儿子,倒是演讲焦虑的高危人群。
如果你像她一样,安然于自己生活中一切,做梦都不要想自己会去演讲,更别说自己会演讲成功,得到喝彩,自然也不会产生演讲焦虑。
一个罢讲者的心境就像一个农民,他安住于吃喝拉撒、睡觉种菜,他彻底远离欲望,无论是演讲的欲望还是治疗演讲焦虑的欲望。
他成为了列子那样的农民,守着自家的猪和老婆度过一生。
列子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农,你无法把他和那个拉着板车,在你们家小区门口卖菜的老农区别开,你无法把他和旅游时在车窗上看到的一个在田边拉屎的老农分开。
如果你的爷爷或者爷爷的爷爷是个老农,你也无法把他和列子分开。
除非你偶然发现,原来这个农民,本来是可以是具有周游列国,游说诸侯的能力的,是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官员乃至伟大的政治家。
可是他选择了放弃,而选择了成为一个农民。
选择了让自己的才智从此漂泊浪费。
“罢钓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好眠。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
从道家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才是最彻底的所有焦虑障碍根治术。

一个人要使用道家的方式来接受和容纳演讲焦虑,他就需要体悟到“大道不称,大言不辨,”,“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别人邀请他去做演讲——
他会拒绝,因为,“道不可闻,闻而非也;道不可见,见而非也;道不可言,言而非也。知形形之不形乎!道不当名。”
别人听说他很拽要对他提问和他辩论——
他默默聆听,不发一言,因为“道无问,问无应。无问问之,是问穷也;无应应之,是无内也。以无内待问穷,若是者,外不观乎宇宙,内不知乎大初,是以不过乎昆仑,不游乎太虚。”
别人不服气,提问挑战他激怒他侮辱他——
他笑而不答,“道昭而不道,言辨而不及。”
别人好奇,问他为什么总是沉默?——
他可能仍然不发一言,也有可能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
这个人远离演讲远离焦虑远离话语远离有用,也远离了人群远离电影书籍和音乐远离世博会和奥运会远离新闻联播。

所以,几乎没有人会真正采用道家这种最彻底的接受性技术来治疗自己的演讲焦虑。
也就是说,演讲焦虑者实际上并不希望演讲和焦虑一起消失在无垠的蓝天或无限的夜空。
恰恰相反他们需要演讲,正是演讲的欲望造就了演讲焦虑。正是演讲焦虑造就了一个个优秀的演讲者。

演讲焦虑者最常用的几种调控方式如下:
壹,努力准备演讲材料直到筋疲力竭;
贰,把注意力集中在当下演讲内容;
叁,提问听众,如果太焦虑时;
肆,深呼吸,告诉自己,没关系,一会儿紧张就会过去的:
伍,自我催眠。如想象自己站在那里,进行了一场完美的演讲;
陆,不断地找人排练,直到胸有成竹。

这几种方式的共有效果是——让演讲越来越精彩。
演讲越精彩,越可能遇到下次演讲的机会,然后会更加焦虑,然后更多地准备和调控,然后是更精彩的演讲……

催眠之所以,对演讲焦虑有效,就在于在催眠的想象中,演讲者把自身认同为一个理想讲者,他滔滔不绝、口吐莲花,而听众们,则都是知音,充满了欣赏和期待。
电影《立春》中,容貌丑陋的县城歌唱家王彩玲之所以那么清高,就在于在她幻想中,在她的自我催眠中,伟大首都北京,有那么一群听众一群知音,等待着她,期望着她,聆听着她。
正是这一群产生于幻想和梦境中的“知音”,让王彩玲可以面对着尘土、废墟和烟囱,用意大利语和德语高歌春天和生命。

演讲焦虑的产生,就在于这种自我催眠的中断,演讲力比多受到了阻碍。
演讲者的欲望,也就是他脑海中这幅“知音爱讲者”的图景,受到了威胁。
换成了另外一种演讲场域的自体-客体配对。
这个配对就是,“挑剔性他人-脆弱性自我”。

演讲者最早觉知到这个配对一般是在拼命准备演讲资料的过程中,
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做到万无一失;总会有,那么一个听众,从某个角落,站身起来,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问出一个问题,直击要害。
而可怜的讲者,必然因此,结结巴巴,面红耳赤。
最可怕的是,其他的听众,也是如此刻薄,如此不仁道。
他们窃窃私语、交头接耳,那嘴角的轻视轻蔑,彻底崩溃了,讲者那脆弱的自尊,那薄如蝉翼的自恋。
在多次想象中的,自尊崩溃自体崩解自恋受挫后,悠悠醒转,演讲者开始提出一系列疑问:
为何,那幻想空间的听众中,总隐藏着潜伏着,一位高手,博大精深无所不知的,宛若一货直价实的博导,或有名有实的院士,而实际上明天的听众,是一群如假包换的外行?
为何,那幻想之海中的听众,总是那么刻薄,那么不仁慈不容忍,就像小时候爱面子的妈妈爸爸,就像初中时那个只喜欢好学生的马老师,,就像喜欢落井下石的妹妹,就像为我失败而幸灾乐祸的高中同学……?
为何,我偏偏在意这些刻薄挑剔的听众,而不是那些仁慈宽容的听众?
为何,在这些挑剔听众的面前,我总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似乎这些陌不相识的听众,是我的重要他人?
……
对此“挑剔性他人-脆弱性自我”的配对了然于胸后,此演讲者就可以自由游戏、任意出入那些让他演讲焦虑——
他可以假设自己正在驾车,犹如《木乃伊3》中那个探险者,而演讲焦虑就是不时扑打到车窗的妖魔鬼怪,发出怪叫,“你一定失败的!”,“这么烂还来演讲”,
他继续驾车往前,任由妖怪鬼叫;他停下车,让妖怪们上车;仍然气定神闲地开车。
妖怪们大吼大叫,企图阻止司机前进;但是司机却笑了,司机知道,虽然妖怪们吼叫,可是他们已经上车了,他们最终会和自己一起达到终点。
那个司机就是你。

你可以让演讲焦虑变成一滴滴的水,滴答、滴答,落入一口泉水中;
你可以让自己坐在一个白色房间里,让每一种焦虑的情绪都变成一个人或一个动物,一个小丑、一个妖怪、一个老太婆、一只乌鸦、一条黑狗,他们叽里呱啦地说出那些焦虑的想法,然后跳上墙,消失了。
你可以把焦虑变成一首歌唱出来,比如说,用《生日快乐》的曲子,“我很焦虑焦虑,我很焦虑焦虑,我很焦虑焦虑,我很焦虑焦虑。”
你可以把你的焦虑变成一根羽毛,然后把这根羽毛放到身上,看看这根羽毛什么样的,然后把它吹走,让它像《阿甘正传》中那只羽毛一样飘荡;
你可以想象用一个字来代表你的焦虑,如我想到的是——“急”,然后上汉典网查一查,看看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然后用毛笔,用各种字体临摹这个“急”字十次;
然后不断关注这个“急”字,想象这个字变成了蓝色、绿色、白色、红色、黄色,五彩的光芒不断从“急”字中发散出来,最后,你也融入了这五彩光芒中,
你和“急”溶为了一体,你消失了,“急”也消失了。
……

原文链接

anyShare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之桥网: » <转> 演讲焦虑、挑剔性他人及自恋脆弱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