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心理之桥网 用心理学架起一座通往心灵的桥

<转>精神分析的态度

梦世界 stark 526浏览

所有的心理工作者,都只有一种态度:对人的尊重和理解,对真理的尊重和理解。

人本主义者说:共情理解、无条件积极关注、真诚一致。并且认为这是说有人“应该”有的态度。其实这是在描述精神分析过程中的某些产物。

开始精神分析前,你需要学会真诚地面对所有心理内容,无论这些内容是多么可怕、丑陋,同时,你要悬置所有的道德和价值判断,通过这样的“中立”态度和均匀悬浮注意,你可以达到对所有心理内容的真诚地接纳。

在不断倾听的过程中,你会出现对另外一个人的共情理解。

共情理解的确是个美好的时刻,两颗孤寂的心接通了,暖流在你们体内流动。有些时候,你会为此感动地想哭。

往往在共情理解这个片段出现后,接着就会出现症状的缓解。

然后,就会有很多人以为是共情理解,是这种温暖造成了好转。

于是,就出现了这种治疗风格――“共情理解越多越好,让我们一起来寻找、发现、制造更多的共情理解吧,让治疗的50分钟的每一分钟都充满共情理解吧。”

太多人造的“共情理解”。

“共情理解”变成了一种人为的号召、一种道德的训诫。

如果一个治疗师不被允许他可以“恶”,他就永远不可能真正做到“善”。

一个治疗师只有知道他可以对来访者产生愤怒、讨厌、仇恨等等情绪和感受,只有知道他的这些感受能够被他的同事他的督导师带着不判断的态度倾听,她才可能去理解来访者。

治疗师正是通过的那些负面情绪,自己面对来访者时产生的愤怒、讨厌、仇恨等情绪(反移情)产生了理解后,才能够理解来访者。

要包容别人,你首先需要包容自己。

精神分析的态度就是“包容”的态度,包容的过程里面就包括了“中立、被动、隐身”,就包括了均匀悬浮注意,就包括了“神入”,就包括了“体验逼近-体验远离”,就包括了参与-观察,就包括了主体间互动,就包括移情-反移情,就包括了投射性认同,投射性反认同,投射性转认同……

这漫天飞舞的术语都是在描述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每时每刻都不同,每次又有相似。

就像呼吸,就像海浪。

所谓分析,就是倾听、澄清、质对、解释、理解。

首先你倾听,你默默地、努力地倾听。

你要听到的是他的声音,他的感受,而不仅仅是你自己的。

听之以心而不仅仅是听之以耳。

因为要听得真切,所以你首先要听到自己的声音、听到自己的欲望。

然后,你必然会有听不懂,听不明白的地方。

这时候,你抱着真诚一致的态度,你向他请教,“你能不能多说一些?”“你说的是这个吗,我听对了吗?”――这就是澄清。

然后,你会困惑,你觉得有些地方太矛盾,有些地方不一致,你问他,注意到这些矛盾了吗。你想他请教,他怎么看待这些矛盾?

这就是质对。

然后,他开始解释,注意是他进行解释,而不是你。

精神分析最大的秘密就是,他是解释者,而不是你。

精神分析成功的秘诀――如果有所谓的“成功”的话――就是让他来解释,而不是你。

你要做的是了解你想要给别人一个解释的欲望,了解你想要分析别人的欲望。

然后,如果他没有解释,你可以提出你的解释――如果时机恰当――你的解释的作用只有一个:供他选择,激发他的思考。

你是他进行分析的工具,而不是分析的主体。

你愿意成为他的工具,而不是成为他吗?

你愿意被他利用吗?

你愿意面对、愿意接受,其实你的作用就像幼儿园里面的玩具,就像画室里的人体模特一样吗?

你知道你何以选择了这份工作吗?

你何以会选择了成为他人心灵成长的工具呢?

你何以会一方面喜欢这份工作,一方面又抱怨呢?

你知道吗?

你想要知道吗?

为什么有关精神分析濒死的传说一直流传到今天,而精神分析仍然是“濒”而不死?

这是因为,精神分析的精髓让这个东西能够一直保持其活力。

精神分析的精髓不是移情、不是解释、不是躺椅、不是每周3-5次的会面、更不是共情理解、够好的母亲此类胡扯。

一个治疗情景,如果它有资格被称为精神分析的情景。它必然具有治疗关系中自由联想-均匀悬浮注意的配对,必然具有双方共同存在的参与-观察的心态轮回。

而这一切都在于满足一个欲望――自由的欲望。

对自由的不懈追寻是精神分析真正的内核。正是这个内核延续着精神分析的生命。

在这一点上精神分析者和共产主义者、佛学瑜伽行者的目的是一模一样的。它们三者分别力图从个体、社会、宇宙的层面来改造人性,获达终极自由。所以它们三者其实是同一个理想的不同操作。

而自由的获得必然建立在一个态度上,那就是对真理不偏不倚的认识。

自由联想-均匀悬浮注意正是达到此认识的个体途径,类似纯然观察的态度在南传佛教中叫做内观(毗婆舍那),在共产主义者那里叫做“实事求是”。

它们不完全一样,但是很类似。

通过对真理的认识,我们了解一切心-身-社会痛苦的来源,然后通过对真理的不断认识,不断意识化,我们能够最终遵循真理,彻底结束心-身-社会的痛苦。――这就是精神分析者、共产主义者、瑜伽行者的共同理想。

故一个精神分析者,其社会观和政治立场必然是共产主义的,其宇宙观和终极立场必然是佛学的。反之,一个共产主义者、一个佛学瑜伽行者,其在面对纷纭的世俗事件――老婆(公)孩子、父母姑嫂、赚钱养车、性交吃饭――时,必然是精神分析的。

而心理治疗或者精神分析的会面,不过是这种态度的一次体现而已。

一个精神分析者的一生,就是带着这种追寻真理的态度度过的。

精神分析历史上最大的悲剧性事件就在于这种“真心”的态度,在它刚刚显现不久,就立即被工具化和体制化。

分析态度变成了一种学院化、经学化的活动,变成了一种类似于考试的考学进阶活动。

随着世界各地的精神分析学院的成立,随着各种精神分析字典的产生,随着各种精神分析协会和派对的产生――精神分析,死了!

或者,奄奄一息。

精神分析的态度是一种沉默的态度,一种安静的观察,就像死亡不可言说,就像呼吸相似相续。

至于共情同理,至于对人类的慈爱和悲悯,那都是在认识真理的过程中出现的。

没有认识到自己本来面目作为基础,所谓的共情同理只不过是一场投射性转认同的游戏。

工具化和体制化的目的在于“得到”,在于利益,在于获得一种身份认同,或者钱财、名利。

而精神分析的目的在于“失去”,在于“放下”。

通过“分”-“析”,就像细菌分解尸体,就像庖丁解牛,一切被揭开、解开,你能够放下对人、对事的执着。

精神分析很像艺术。

如同电影,如同戏剧。

它后面有高科技支撑,但是有很多随机性。

精神分析很像一门科学。

有神经生物学、精神病学、统计学等等科学手段来证明其有效。

精神分析很像一种宗教。

有其固定的戒条(道德),有其崇拜对象,有其严格的准入机制。

精神分析什么都不是。

一百个人有一百人的精神分析。

你要和人讨论精神分析,最好先问,“你说的是哪一种精神分析?你究竟认为什么是精神分析?”

然后,你会发现。这个问题有1万个答案,也就是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并没有精神分析。也没有精神分析师。

一切都是你的想象。遇到了他人的想象。

本质上来说,精神分析是不可交流、不可传授的。

那些精神分析会面中发生的瞬间,一经出现就流逝。犹如流星,犹如夏日的清风,犹如一个遥远的梦境。

然后你妄图用语言来描述这些场景,然后你幻想着别人听懂你的言语就了解到了你的感受。

一群人聚在一起,讨论精神分析,学习精神分析,交流精神分析――如各种班级、各种协会、各种学术活动所呈现的――这往往不是精神分析,这是对精神分析的集体性阻抗。

精神分析属于沉默、属于一对一的目光的交汇和闪躲、属于遗忘和梦境。

一个在偏远山区农村里静坐的瑜伽行者,比一群闹哄哄的以精神分析为谈资的精神分析师更加了解精神分析。

前者可能根本不知道没听过“精神分析”这个词,后者可能被人称为“精神分析的大师”。

但是,如果你过于赞同这个幻想,这个假设,如果你把这变成了几个精神分析的“读书无用论”,变成了精神分析的“最卑鄙者最高尚”,也许你需要了解你何以如此?

你需要了解你内心出现的激动感、自豪感、也许还有嫉妒,或者其它的一些情绪、一些回忆,一些影像?

8

精神分析是一种修道活动。
通过精神分析,你观察到身心之道,理解身心之道。
最终,通过对”道”的体认和遵循,获得自由。
就像共产主义者生存的目的是要认识自然规律,顺从自然规律一样。

9

在一个功利主义的社会,精神分析是困难的。
现在的中国就是一个功利主义的社会。
中国的传统农业文明的价值观本来就是很功利的。如”男尊女卑”,这是对所有人的不尊重,包括对男人的――男人的价值就在于”养儿防老”或者他能够被人利用,他是别人的工具。
而女人之所以没有价值,就在于她很难成为一个优秀劳动力或者父母的保险公司。
为了防御这种功利主义的过度,才出现了儒家文化。
现在中国文化更加功利。
功利主义的价值观认为,人的价值在于其可利用性。
而精神分析有其两层价值观――
第一层,认为所有人平等,人的价值在于他是一个人,这是人本主义的价值观,这是精神分析实践过程中的世俗价值观;
第二层,认为在终极意义上,”价值”是一个人为的设定,是一个语言的发明。人和草木众生一样都没有价值,或者有平等的价值。所以均匀悬浮注意中,精神分析者悬置所有的价值判断,包括人本主义的价值判断。这是精神分析的终极价值观。
不进行价值判断,本身就是一种价值判断。
而精神分析的价值观,必然会被功利主义的价值观所批判。
因为它没用。

10
问:精神分析有什么用?
答:精神分析什么用都没有。
11
被人利用是人类社会的常态。
这个社会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的。
对他人的自恋性利用是自体-客体关系的基础。
相互利用有两种形式:实物利用和情感利用。
前者会让你觉得很冷漠,后者却可能让你觉得很温暖。
比如说,治疗关系中,来访者会对你产生情感利用,他可能把你看作朋友、看作父母、看作老师、看作情人……他在利用你。
你愿意接受这种利用吗?
你知道其实你一生都在被人如此利用吗?
你的父母把你看作子女、看作学生、看作情人、看作朋友、看作父母、看作老师、看作容器。
你的朋友把你看作学生、看作情人、看作朋友、看作父母、看作子女、看作老师、看作容器。
你的老师把你看作子女、看作学生、看作老师、看作情人、看作朋友、看作父母、看作容器。
你的情人把你看作父母、看作老师、看作情人、看作朋友、看作子女、看作学生、看作容器。
你知道你一生都在利用别人吗?
你把你的朋友看作学生、看作情人、看作朋友、看作父母、看作子女、看作老师、看作容器。
你把你的情人看作父母、看作老师、看作情人、看作朋友、看作子女、看作学生、看作容器。
你把你的父母看作父母、看作老师、看作情人、看作朋友、看作子女、看作学生、看作容器。
你把你的老师看作父母、看作情人、看作朋友、看作子女、看作学生、看作老师、看作容器。

13

客体关系是个沉重而悲哀的词。
你是别人的客体,别人是你的客体。
这意味着你生活在一个”我和它”的世界中。
这个世界就像一个人坐在家中观看春节联欢晚会一样十分孤寂。
“足够好的母亲”――一个多么温暖的节目啊。

14

也许你在某些国家感受不到这种功利主义的氛围。
那是因为,他们整个国家对他国进行利用。
发达国家利用发展发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城市人口利用农村人口。
我在这个城市的幸福生活建立在农民们离开土地、丧失尊严地进城务工的基础上。
建立在父母离开他们的孩子,让他们的孩子在农村和狗、老人为伴的基础上。
你也一样。
农民没有尊严,城里人也没有。

15
我们有面子,面子不是尊严。
面子是自恋、权力和施虐-受虐。

16

男人感觉无能的时候就去喝酒;
女人感觉无能的时候就去购物;
这群无奈无能无力的人们遇到一起就只有去卡拉OK。
要不然,就只能去吃。
“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吃吗?”

17心理治疗中的无

大凡初学治疗者,都会苦苦询问:“如何才能把治疗做好。”
正是带着这个欲望,这个要把治疗做好的欲望,我们匆匆的身影闪现在各个培训班上,各个工作坊中。
你会学到各种技术,你的老师会告诉你治疗应该这么做,应该那么做。
你们甚至会把治疗的录音录像拿出来,一句句分析考虑――
这句话应该如此回答,这里应该表达共情,那里应该探索核心信念,这里应该进行循环提问,那里应该完成一个阳性赋义……
你只所以这么学,因为你的老师这么教,你的老师这么教,因为他当年这么学的。
但是――
这些,这一切仅仅是心理治疗的阳的一面,有的一面。
没有无数次误解的焦虑和冷漠,偶尔出现的理解就不会显得那么温暖;
没有很多的失误的尝试,就无法知道什么是有效的。
你还要学习的是治疗中的“无”,治疗中的“阴”。
治疗中的沉默、治疗中的误解、治疗中的愚蠢、分心、自以为是、利用来访者满足自己。
正是这些你一直排斥的丑陋、笨拙、邪恶,正是对它们的接受和容纳,构成了治疗。
如果你梦到了一头猪,你应该庆幸,因为你遇到了真实的自己,它就是你。――《梦林玄解》如此说。

18

在冷漠的功利主义背景下生话过久。,就会出现热情和温暖的突然爆发。
这是一场心灵的“农民起义”。
如今遍布全国的心理咨询师培训,就相当于各地的义军。流浪全国的讲学专家,相当于义军头领。
四川大地震,相当于打响了起义的第一枪。五十多支心理咨询队伍带着爱的革命的理想赶赴灾区。
一个月不到,三十多支败下阵来。”兄弟们都快打光了。”
革命的道路是崎岖的。

19

在一个卑劣的社会,你居然保持自我功能完好,这说明你很卑劣。
在一个空虚的社会,你居然保持自我功能完好,这说明你很空虚。
在一个功利的社会,你居然保持自我功能完好,这说明你很功利。
适应社会是可耻的,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可耻的社会。
在一个卑鄙的社会,心理治疗也是卑鄙的,如果其目标适应社会的话。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的墓志铭。”
在一个卑鄙的社会,保持高尚就是心理有“毛病”。

20

什么叫做心理健康?
就是对别人有用。
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也就是说,当你很媚俗,你的心理就是健康。
如果你听心理医生的话,听心理咨询师的话,听心理保健师的话,听心理治疗师的话,听心理学家的话,听生命教练的话,听EAP培训师或者NLP讲师的话,你就可以得到一个大奖状,上书四个遒劲的大字――“心理健康”。
“你可以不听爸妈的话,你怎么可以不听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师,心理保健师,心理治疗师,心理学家,生命教练,EAP培训师、NLP讲师)的话呢?”
他们代表着科学。
好孩子要听科学的话。

21

精神分析意图让你听到所有的声音。
你是可以不听精神分析的话的。
没有话,也没有听话者,也没有说话者。
或者,只是话,只是听话者,只是说话者。

22

精神分析是一门有关自由和奴役的艺术,它开始于两种时间的冲突。
一种时间是约诊时你经历到成人的时间,每个小时都划分好,每次开始、结束,一段关系也随之出现和消失,但是你必须像个成年人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和分析师的时间。
一种时间是无意识的时间,无意识没有时间感,甚至没有流逝感。在无意识中,时间死了。
宇宙在流逝,在流转。
时间是一种知觉,是一种规则,就像“你”“我”。

23抓取

抓取,是一个最基本的姿势。
婴儿抓住所有到手的东西,母亲的乳房、陌生人的手指、以及沾满唾液的被角。抓取,是神经系统的一个原始反射,一个本能。
长大后,你开始抓取。
抓取时间。
抓取治疗。
抓取疗效。
直到死亡,你的手松开,停止抓取。
精神分析师要先学会死,双手空空,下垂无力。
不知道怎么做精神分析吗?那是因为你尸体看得太少,你对死亡的认同太少。

24伦理本位和依赖式共情

中国人际关系的核心是是伦理本位。
伦理本位就是凡事看这个人和我关系(感情)怎么样,根据关系的远近再拿相应的道德标准对其衡量。
比如说,我是领导的话,我对一般的下属就看他对我忠不忠,如果下属是我侄儿子,我就不但要求他忠,还要求他孝,如果下属是我儿子,就不但要忠孝,而是忠到如狗,孝到如太监的地步。
这种伦理本位对人际关系的影响在于,人们往往会对人不对事。
比如说,我写个小说、我发个帖子,本意是和他人探讨帖子和小说的内容,但谈论着、讨论着,大家关系一熟悉,就不讨论小说和帖子的内容了,开始谈论我这个人怎么怎么样了。
我要是攻击张三写的“帖子内容”胡说八道的话,就自然会有人以为我对张三进行人身攻击,然后告诉我张三的道德水准如何高,我不该说他错了。
道德水准和学术水准有必然联系吗?
这种伦理本位对治疗关系的影响在于两方面,一是来访者对治疗师的移情是对一个道德化的、理想化的神性自我的移情,―是治疗师在移情和反移情过程中会认同理想化、道德化的神性自我。
这个神性自我体现为一个非男非女、温情脉脉、坐怀不乱的圣人。
伦理本位对治疗师的影响还体现在治疗师对共情的滥用。Empathy变共情,共情变同情,同情变滥情。
治疗关系变成了君臣父子关系。大家其乐融融,温馨感人。
这样背景下神经症当然会好,其好转的基础是治疗师和咨询者的融合,就如初涉爱河的小女生恋爱失败后找父母哭诉一番,然后让父母替自己找个门当户对的男生以了结婚姻大事一样。
这种有中国特色的共情模式称之为依赖式共情较合适。这种共情其实是不分清我和你的感情,造就的是依赖的个性。

25论精神分析的认真化及枯燥化

搞精神分析最要紧的是一个字――有趣。
就像行走江湖最要紧的是一个义字一样。
精神分析自古到今的最大问题就是两个字――认真。
生活一认真,就无乐趣可言。分析师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不会游戏人生,尤其是玩精神分析。
精神分析本来是很有趣的东西,一个人讲个故事,结果分析分析着,变出了另外一个故事,杀父哪,性交啊,有悬念、有画面。所以电影喜欢搞精神分析。
结果呢,分析师们一认真,发明出一大堆术语,客体啦、镜像那、投射性认同、象征界等等,怎么能和杀父奸母相提并论呢?
父母、杀人、做爱都是很形象、很具体、很有画面感的东西。
后来的那些术语呢?没有一个可以用来讲故事、拍电影的。精神分析的趣味性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根源就在于精神分析师老把自己当作真理的供应商。
搞得自己一副怒目金刚、冷面罗刹的死相,不知道微笑服务为何物。
有两种情况我们不能笑,一是死人,一是做爱。
分析是杀人?是做爱?
分析的认真化起源在于对生活本质的误解和逃避,生活的本质就是偶然、荒谬、无厘头、来去无踪、想要得不到,未盼却在手、做梦娶媳妇、天上掉美金,一场游戏一场梦,一场赌博无庄家,一场比赛无规则。
虽然我们要反对一场春梦了无痕这种虚无主义的看法。
生活的实质就是博奕,就是游戏。
一个人不解风情、不会玩耍、不会过小日子,只好认真,只好枯燥。
温尼克特思想的核心就是:最紧系好玩!
精神分析是一场游戏。和人生一模一样。
26

当你渴求自由的时候,说明你是个奴隶。
沙漠中的鱼才会渴求大海。
你需要了解的是你的奴性。你何以会成为一个奴隶的,你何以会喜欢成为奴隶?
以及,在学习精神分析的过程中,你如何让自己成为精神分析的奴隶的?

27

和爱情比较起来,事业算个屁。
和自由比较起来,爱情算个屁。
和生命比较起来,自由算个屁。
和宇宙比较起来,生命算个屁。
精神分析算你生命中的什么?

28

什么是精神分析的文本?
精神分析的文本是呈现无意识的,是呈现无意识的混乱、无时间感、无逻辑感的。
一个文本如果敢于宣称自己是精神分析的,而又晓白易懂,深受人民群众的欢迎。
这只能说明这个文本自我功能很好,完全适应社会。
就像现在这个文本一样,多么媚俗啊。
如果作者还敢于宣称他具有一颗不能媚俗的心,那就具有喜剧效果了。

29

语言、文字、逻辑来自次级思维系统,它们属于自我功能的范畴。
当你在使用语言、文字、逻辑在和人沟通无意识的时候,你实际上是在使用自我讨论无意识,使用自我在讨论本我和超我。
自我最大的特点就是自欺。
所以一群精神分析师在一起讨论精神分析,结果必然是,集体的、合群的自欺欺人。

30

医院话语、大学话语、精神分析话语,其实是三个很不兼容的话语体系。特别是在当今中国。
医院,尤其是大型公立医院,其实是个官僚权力系统。
在此系统中,医生作为个体的权力基本上被完全系统取代,医生惟有依附于具有高度垄断性卫生局-院长-科室主任的官僚系统方能可能取得学术进步和生活状态的改善。
所以,作为大型医院的医生只有三条出路――1)做官;2)做贼,也就是医疗腐败;3)疯狂。
做官的话从此进入官场,不太可能有时间和精力提高医疗技术,不可能做好心理治疗。
做贼的话把别人痛苦当作赚钱工具,从此灵魂堕落,尊严丧失,不可能有心情去做心理治疗。
精神病院里面的疯子有两类,住院的和做心理治疗的。
正常的精神科医生们都不能理解:做心理治疗一个小时你基本上拿不到10块钱,心理治疗的培训没有药商赞助,没有交通补贴,为什么你们还要那么热烈的参加,这难道不是有病?这难道不叫做不适应环境?你究竟图什么?
你需要了解你的疯狂,你对疯狂的同情,你和疯狂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旦失去这些联系,你还是去做官或者拿药品回扣吧。

31千年

他走过水面
走进另一个系统
他走出梦乡
纷飞的蝴蝶
顿时散作灰烬
他走进火海
音乐在空中响起
地上的人仰望
红眼睛的鹰
展开无尽的翼
他走上祭坛
仰天呼告
无云南天
烈日炎炎
如潮的红霞
在地平线处涌起

32
无所不在的视淫驱力及多重交互性文本的建构

闭目养神对现代人来说是不可想象或者不可奢望的享受。
电视和音乐步步紧逼,犹如秘密警察,不断刺激你的神经系统和欲望系统。
公车、地铁、飞机、餐馆、街头、卧室、卫生间、人民广场、旅游巴士,无处不充满着视听轰炸。
一次次不厌其烦地告诉你,一定要不断发动物欲。
成为一个自动自发的物欲狂是现代人的宿命,而这被称作“成长”。在此过程中,首先是性本能被转换为物化性欲,物化性欲是工业式性欲,它其实是物欲的躯体形式,它具有物欲的所有特点:永不厌足和强迫性自我驱动。
人们获得了一切,汽车、洋房、DVD、笔记本电脑,也丧失了自由和自主意志,他们的丧失比马克思笔下的无产阶级还要彻底,甚至他们的欲望都来自于这个物化天堂的投射性认同。
而多重文本的建构是对抗这种丧失的一种方式。
多重文本是指在多种文体形式可以在同一个文本中共存、对话,通过这种交互文本性的对话,被工业化束缚的无意识焦虑得以释放。
多重文本的最大特性就在于它拒绝工业化阅读欲望,一个多重文本必然是不可读的,不可以发表在任何一本时尚杂志上的。
多重文本无法被商业化,无法消费,无法复制。就像我的个性。就像你那一生一次的初恋。

33

如果你写了一个文本,然后这个文本被归类为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小说、诗歌、剧本、文献综述、论著、论文、学位论文、科普八股、专家点评、专家问答、学术专著等任何一种文体,那就说明你被语言玩弄了。
你是精神分析者,你和无意识在一起,而不是语言。
语言的作用在于分裂“心”,压抑无意识。
语言不是无意识本身。语言是无意识的锁。
揭开这把锁。开始玩弄语言。就像它玩弄你一样。
同时要尊重语言。
语言是“你”的母亲,“它”帮助“你”形成“我”。
但是实际上没有,“你”、“我”、“它”。
“你”、“我”、“它”是语言的一个游戏。

34

一个精神分析的文本,要革语言的命;就像一个共产主义者,要革阶级社会的命;一个佛学修行者,要革宇宙的命。
佛经,是最好的精神分析性多重文本的代表。它组成了一个自我建构、自我结构的系统。
佛经是佛说的,可是它又是对佛的背叛,它必须在佛涅磐后面试。
佛经开头就说,“如是我闻……”
谁是哪个“闻”的“我”?
佛经在说,这是在以六触接触到的佛,这是我执见到的佛,这是神经系统对佛的记录,据说,佛曾经这么说过……

35
共产主义的理想是遥远的。
正因为遥远,才值得追求。
有理想的人生,才活得有劲儿,活得有力量。
如果你活得很无力,活得很无聊。

36
在见到来访者前,你要考虑,我做的这件事和我的理想有什么关系,我要见的这个人和我的理想有什么关系?
然后,你要放下理想,去听。

37
每个成年人,都会有政治立场。
你说,我不关心政治,我只关心赚钱。
这种无立场主义正是一种典型的政治立场。
而且是政治家最喜欢的政治立场――因为这样的人最好控制。
无立场主义,是消费主义时代的精神产品。
“你只要关心赚钱花钱就好了,我们要得就是你这样的人!”
怕就怕你关心正义、自由、理想、善良……这些东西。

38
精神分析是一种人生态度,是一种修养。
它类似于一种心灵的双修。
领悟(insight),就是内视(in-sight)――内观。
精神分析是一种双人的内观。
它和佛陀发明的单人内观不同之处在于,它侧重于对现场的移情―反移情关系进行观察。
佛教修行中很少会要求学人对师徒关系,对皈依的愿望进行观察的。

39
私有制、公有制都不是问题,私有欲才是问题。
集权主义、民主主义也不是问题,权力欲才是问题。
共产主义需要远离私有欲,这是一场深入灵魂的革命,这是一场深入基因的革命。
一岁的婴儿就会抓取母亲,把母亲当作其私有之客体了。
看起来共产主义很遥远。
我们怎么能够改造基因呢,基因不就是人性吗?
毛主席说,资产阶级有资产阶级的人性,无产阶级有无产阶级的人性。
这是后现代的观点,“人性”这个东西,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建构

40
就在今天,就在这个地球上。就有共产主义社会。
南传佛教的僧团,是无产者团体,他们甚至不被允许触碰钱币。
五十年代在西藏进行社会主义公社改造时,人们惊奇地发现,很多农村无须改造了,它们已经提前几百年进入社会主义。
公元前五百年,佛陀建立的共产主义社团不是建立在物质生产极大丰富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戒定慧的基础上。
经由戒定慧,远离私欲,远离我执。人性得以改造。
共产主义需要佛学的技术,正像心理治疗一样。
但是佛学的宗教成份可以不要。那些东西太古老太成旧太迷信,而且在历史止的确成为过欺压民众的工具以及精神鸦片。
佛陀本人并没有说过佛学要如此发展的。

41
精神分析和心理治疗产生的时代背景因素是:宗教异常地腐败和保守,以至失去了民众的信仰;科学不够发达无法提供人民所需要的心灵护佑。
心理治疗提供了一种关系,这种关系是一个人走出母子关系的那种强烈的依赖性的过渡性空间。
这种关系过去是由父亲,族人中的智者如长老或祭师,宗教神职人员,巫医等人提供的。
现在,由于城市的兴起,族群的流散乱,宗教的腐败,上述角色要么消失,要么失去了人们的信任。
可是对这样一个心灵引领者-疗愈者的欲望原型会仍然存在。
这些欲望投射到治疗师身上,形成了心理治疗这个行业。
感谢这个时代的空虚,感谢人民群众的投射。

42
你是因为无能才来做这个行业的。
比如说你没有能力赚大钱,没有能力到更好的院系,更好的科室。
这是你的一个自恋创伤。
你会想要修补这个伤口。比如说你开始想通过心理咨询赚大钱,向世界证明你是多么有价值。
别忘了,你当初被心理咨询这个行业吸引,是因为你认为在这里,人们不以你赚钱的多少来衡量你这个人的价值。
可是现在你拼命赚钱,想要向别人证明:“看啊,我是有价值的啊!”

43
来访者把你当作客体,你把来访者当作客体。
这种欲望就叫私有欲。是我执的一种形式。
批判不会打消此欲望,相反是强化它。
过去几十年的历史证明了这种方法的无效。
观察这个欲望,倾听这个欲望,了解澄清这个欲望,理解这个欲望从何处来,到何处去,它是如何逐渐升起,强烈、减弱、消失,然后再升起……

44
利用来访者获取心理满足,是治疗师的最明显的从业动机。
你也许是想被人肯定,也许是想交朋友,也许是想被人崇拜,也许是想证明你心理健康。
你需要知道你想利用来访者满足什么,这样你才可能越来越少地利用对方。
你要建立的是“我和你”的关系,而不是“我与它”的关系。
把对方看作一个独立的人,而不仅仅是满足你欲望的客体,这是对他最深刻的尊重。

45

不同文化背景下对尊重的理解是不同的。
至于理解、尊重这些不同和差异当然是咨询师这个文化场景的信条,但是这本身已经是另一种文化了。
对有些文化中的个体来说,“和我不同,这就是对我的不尊重。”,作为咨询师的你,能够尊重这种文化观念吗?
心理咨询、精神分析、心理治疗通通产生于一个崇尚“个体性”的文化背景,而这,是不是你存在文化背景呢?
你生存的文化背景中允许“个体”存在吗,允许“隐私”存在吗,允许一个人可以去见一个陌生人,告诉这个陌生人自己的秘密和痛楚,而不是告诉自己的父母、家庭、妻子、丈夫、兄弟、姐妹、朋友,然后还给这个咨询师很多钱?
你的来访者生存的文化中允许心理咨询这种形式存在吗?
如果一个人说,“什么是心理咨询,不过是骗钱。……听人说话都要这么多钱,你和我说吧。……你有什么话不能和我说的,要去找那个心理医生说,我看你就是个傻B。……家里人就是你最好的心理咨询师。”
你将会如何理解、尊重这个人呢?你会分析这个人的防御机制吗?

46

有没有想过,精神分析可能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侵略,就像共产主义是对所有阶级社会的侵犯和颠覆,佛学修行是对这个身心的“我执”本性的侵犯和颠覆一样?
精神分析必然引发中国人对此强烈的阻抗。
而阻抗最强的形式就是“三句话不离精神分析”。
讨论精神分析,崇拜精神分析,是杀死它的最巧妙的方式。

47

参加过各个学派的培训,精神分析的、家庭治疗的、认知疗法的、创伤治疗的、行为治疗的。
后来发现,其他所有疗法在说自己好的时候,都不忘要和精神分析比较一通。
“我的好必须建立在你很坏的基础上。”
而精神分析的培训中很少在打击其他学派。
让我觉得这个东西比较靠谱。

48

一个朋友问我,我的文字中何以会有如此多愤怒?
我很想问他,
“何以你从来不表达自己的愤怒呢?
我们都是心理医生,表达愤怒不是我们的日常修养之一吗?
在这个价值扭曲的时代,愤怒不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吗?”
我开始因为我表达愤怒不被理解变的更加愤怒了。
最终我什么都没说,只是无奈地笑笑。
后来他又问我,我说:“也许是我有病吧”。
对方释然。
我生活在一个愤怒不被确认的环境中。我必须学会不断压抑自己的愤怒。
直到有一天愤怒大爆发。
我决定,让愤怒细水长流。

49

容器这个词听起来很古怪,包容听起来很温暖。
其实包容天天都可以碰到,“多多包涵”,就是一种包容。

50

分析性转化情景由以下三重容器组成:
1、分析设置、约诊、会面时段、分析伦理组成一段可预见开始和结束的封闭性时空,此自由、安全之时空为分析之第一重容器。此为欲望界之容器。
2、分析中沉默和对话(自由联想_澄清_质对_解释)组成第二重容器。沉默为此容器之空,对话为此容器之有。有无相生克,激荡而有此容器。此为符号界之容器。
3、分析师及来访者之身心及包容其身心之时空为第三重时空,。此为真实界之容器。

还有三重容器辅助这个分析容器作用:
1、分析师的机构和专业组织;
2、督导体系;
3、分析师的家庭和亲友。

此6重容器共同作用,就像污水处理厂会有很多不同的池子,起到净化的作用。

作为心理医生,你要不断的建造、修补这六重容器。

51

如果发生地震,我跑掉了。
别人谴责我。
我会说,“我是懦夫,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如果别人继续谴责。
我会说,“虽然我是懦夫,可是一个懦夫也是值得别人尊重的,因为懦夫也是人。”
如果别人继续谴责。
我会沉默,或者安静地走开。
如果一个懦夫来找你做心理咨询,你会怎么对待他呢?

52

“在精神分析眼中,所有人都是病人,包括精神分析师自己。”
经常听到这句话。
是啊。正因为我们都是病人,所以我们需要充分地休息,需要得到尊重和关心。
真希望长病不好。
可是每个人都怕自己生病,尤其怕自己得精神病得心理病,所以即便得了精神病,也要躲起来藏起来。
因为得精神病会被歧视,会被看不起。
在这里,生病是不被允许的。
生活在一个不被允许的得精神病的时代,真是莫大的不幸和悲哀。
真希望有一天我们都能够自由地承认自己得了抑郁症、得了焦虑症,得了人格障碍,并且能够以这些病名正大光明地申请病假、休息,并且因为得了这些病得到家人的关怀、理解。

53

当你要处理疾病的次级获益前,你首先要扪心自问:
“我现在站在了什么立场上?来访者呢?我和他站在一起,还是它的对立面?我何以和他站到一起,和你站到他的对立面。”
当你准备让来访者适应社会而他老不适应的时候,你也要考虑上述问题。

54有关培训公开信一种――给参加我培训的学员及邀请我讲课的组织者们

各位学员,各位组织者:

在我们组织和参加一个专业培训前,我认为下列信息是有必要提供给你的:

1)定期参加专业培训不是可有可无的爱好,而是专业伦理要求和从业责任。也就是说,每年不参加足够学时的专业训练是对工作的不负责。
2)最贵的培训往往是最不专业的。
3)对于你提升专业能力最有帮助的培训形式是:个人体验、小团体督导和案例讨论会。你应该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和金钱化在这上面。而两天的工作坊基本上是偶尔为之便可以了。
4)参加专业培训是你工作的一部分,应该使用工作时间,而不是休假时间。
5)保证充足的休息和精力,你才可能真正聆听来访者。如果你使用了休闲时间参加培训,你需要补充回这些休闲时间。劳累,是对自己职业和来访者的不尊重和不负责。
6)自我成长最有效和最省钱的方式是参加定期个人体验或者团体体验。工作坊中个人成长性质很少,有些工作坊把你的痛苦打开后就没有后续的工作,这样的体验其实是有害的,会让你以后害怕暴露自己。
7)我个人接受的案例讨论会是免费的、一对一督导和个人分析都不超过两百元一小时,参加工作坊和培训只考虑学费三百元左右一天的,一般首选上海精神卫生中心举办培训。供你参考。
8)不理性地参加各种工作坊对你不利,对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也不利。这个行业不应该是学员变成粉丝到处听课,但是仍然不会做一个系统的治疗,而老师和咨询机构成天想着通过培训赚大钱,而不是考虑如何做好临床工作。心理咨询不是娱乐业。即便现在是,以后也不应该是。
9)心理咨询业在全世界来说也只是一门保持生活水平中等的职业。不会发大财的。不管你参加了什么培训。
10)对初学者来说长期系统的培训比工作坊更有助益。
11)如果你的需要是做治疗的话,你该去接受治疗,而不是参加治疗师的培训。
12)培训老师成为你朋友后,就没法成为你或你家人的治疗师了。
13)一个好的咨询机构应该建立一套系统的督导体系,包括:一对一案例督导,小组专题督导,同业督导,案例讨论会。这些活动应该是低费的、小团体的、长期的。
14)如果咨询机构不积极建立督导系统,而是去搞很多培训,这个机构要么很无知,要么很功利,要么人家本来就是培训公司,名字取错了。
15)要是我是一个来访者,我会选择那些在督导体系下进行的咨询和治疗的人做我咨询师。对我来说,没有督导系统的心理治疗不能称为心理治疗。
16)一个不错的督导组有以下特征:6到8个人;封闭式;所有组员经验相当;长期活动;案例有句对句片断;督导师固定长期。
17)飞行督导的目的应该是培养当地的督导师,而不是替代。
18)如果你请我去讲课,你是雇用我去工作的。而不是和我交友或者请我去旅游的。如果我有旅游或交友的需要,我会另外安排时间专门去做这些事,而不是从工作时间中”抽个空”去做,更不是从旅游时间中“抽个空”去讲课。
19)几十个各怀恩怨或不太熟悉的人聚在一起讨论案例,至多可以算是案例讨论会,谈不上督导。
20)督导小组最重要的是:安全,可信任,稳定。而不是督导师是否大名鼎鼎。
21)写的好不见得做的好,做的好的不见得教的好。反之亦然。
22)我答应你举办工作坊的目的很简单:缺钱了。而拒绝你邀请的原因也只有一个:没那心情。让我们发展纯粹的金钱关系吧,那多美好。
23)培训虽然赚钱,但是你真的缺钱吗?我真的缺钱吗?我们真的缺钱吗?我们当初是因为想多赚钱来做这一行的吗?
24)我的课是讲给心理咨询专业人业员听的,所谓专业人员是每周至少做一个小时心理咨询的工作者,心理咨询是这个人的主业,靠这门手艺养家糊口,心理咨询不是这个人下班后捞外快的手段或者业余爱好。

学习进步

李孟潮

2008-6-25
55

心理治疗的设置和伦理构成了一段自由的,封闭的、受保护的时空。
仅仅这一段时空的存在就构成了心理治疗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容器。
只要这个容器的存在,来访者对这个容器的投射的情绪和感受足够多,治疗就都可以产生效果。从治疗早期的***慰剂效应和罗杰斯所言的成长都可以发生,仅仅在这个容器存在的条件下。
而这个容器是由预约制和治疗师的职业身份认同形成的。
有些时候,心理治疗的效果不好,主要原因来自于你的环境,它没有提供一个自由受保护的时空给你,给你的来访者。有些时候,来自于你,你真的准备要做一个心理治疗师了吗?你真的了解做治疗师的生活状态了吗?你真的尊重你所从事的这个职业吗?
如果来访者的生活中没有一段他能够自主的、自由的、封闭的、受保护的时空,他必定疯狂。
症状是无意识试图重建和恢复这段时空的努力。比如说网络成瘾,一个人只有坐在计算机前面才可以有一段属于他自己的时空,这是多么可悲的情况。
而治疗师啊,你要和无意识去搏斗吗?还是化敌为友?
而治疗师啊,你的生命中有这么一段段***全的、自主的、自由的时空吗?

56
心自动会生成一个容器。
心自动会产生一个网格。
心自动会精神分析。
一个情结出现,出现焦虑、抑郁。
然后心自动会开始澄清、质对、解释的工作。
问题是,作为分析师的你,愿意让心开展它自己的工作吗?
它自解脱了,这显得“你”, 多没本事啊!

57
给来访者一个时空。
给心一个时空。
给你自己一个时空。
让那无所不在的空性自我疗愈。
你无法阻挡它的步伐。
因为“你”就是“它”。

58

性爱和仇恨,是分析必然会触及的话题。
来访者会对你产生性爱和仇恨。
你也会对他产生性爱和仇恨。
他会对他父母产生性爱和仇恨。
你也会对你父母产生性爱和仇恨。
观察这些性欲,观察这些仇恨。
如果你害怕观察这些内容,那么观察害怕。

59

没有什么共产主义,没有什么精神分析,也没有什么佛学。
如果你希望把这三个东西融为一炉,那是不是要考虑俄狄浦斯情结,你想把冲突的父母统合到一起。
如果你只看到这三个东西的冲突,那是不是要考虑俄狄浦斯情结,你害怕看到父母的恩爱和一致。
没有什么共产主义,没有什么精神分析,也没有什么佛学,只有你。

60

同学们,所谓精神分析,只是叫做精神分析,其实并不是精神分析啊。
如果有人说他在做精神分析,他就是没有在做精神分析,如果有人说他没有在做精神分析,他就是在做精神分析,如果有人说他既不在做精神分析又在做精神分析,他就是既在做又不在做精神分析。
所以没有精神分析,也没有“没有精神分析”。

61

人都是要死的,你做了一辈子精神分析会死,你不做一辈子精神分析也会死。
你每次走进治疗室,你的生命就会“死掉”45-50分钟。
明天下午两点钟你就有一个预约,你准备怎么去死?

62

做心理治疗你先要过一关:钱。
迟早会有一个来访者说:“你和我做治疗只是为了拿钱。”
你是不是想从他那里拿钱,你是不是只想拿钱,你还想要从他那里拿什么?
那么你给他什么?
你说,“不交钱就没效果”。听起来像是卖假药的。
不出钱的青霉素就没办法杀菌吗?
你怎么解释捐赠给灾区的青霉素?

63

分析如果只是共振/共鸣的话,你应该和来访者去卡拉OK;
分析如果只是提供温暖的话,你应该和来访者去做桑拿;
分析如果只是提供真实的人际互动的话,你应该和来访者去喝酒,打麻将。
分析如果只是提供一系列有关人生哲理的话,你应该和来访者去图书馆。
分析究竟有何特殊之处,来访者要来找你?

64

你爱钱,我爱钱,他爱钱。
不爱钱是不正常的。
你做咨询师的目的就是拿钱。
拿你应该得到的钱,不要多拿,也不要少拿。
人际回报有三种形式:1)钱;2)尊敬;3)依附。
你不要钱的话,你是要对方尊敬你?你是要对方依附你?
你何以那么需要尊敬?你何以那么需要依附?
不怕你要钱,怕就怕你不要钱。

65
生命犹如大海,涨潮、退潮。
涨潮的时候被称为“成长”。
退潮的时候被称为“退行”。
你如果只要成长,只要不断成长――
那就是说,你要发动一场海啸?

66

你知道你究竟想要通过分析拿到什么吗?
如果你不知道你究竟想要什么,你就会不断地想要通过分析赚钱。
而且,你会想要赚越来越多的钱。
然后,临床分析可能已经满足不了你对钱的欲望了。
你开始去讲课,你开始做企业,你开始做培训,你赚钱越来越多,你仍然不知道你要的是什么。
你会不会后悔,当年怎么没去做房地产,没去卖药,没去开煤矿?那多赚钱啊。
你的钱越来越多,你的生命一小时一小时死去。
你究竟在这一生中要的是什么呢?你想通过心理咨询这个行当得到什么呢?

67
心理咨询师可以婚姻失败吗?
心理咨询师可以搞婚外恋吗?
心理咨询师可以嫖娼吗?
心理咨询师可以手淫吗?
心理咨询师可以**换夫玩3P看A片吗?
心理咨询师可以同性恋可以SM可以骂“我操”吗?
你的头脑中有多少有关你的职业的“可以“和”不可以“。
写下来,和职业伦理规范对照看看。
有些时候你对自己太严格,有些时候你对自己太放任。

68

来访者一开始会把你看成父母,然后看成老师,然后看成同学,然后看成情人,然后看成朋友。然后看成“付钱的朋友“。
这段付钱的“友情”有时候甚至会持续十年,超过婚姻和一般的友情。
这个时代的悲哀在于:一段真挚的友情居然要花钱购买。
这个时代的幸运在于:这是买得到的。
而且“付钱的朋友”有时候也不那么功利,有时候也不要钱的,在你落魄时。
而很多不用付钱的朋友,是那么可怕,在你落魄时。
一个人不要你的钱,这是可怕的;更可怕的是,他以为他要的是你的钱,其实不是;最可怕的是,他不知道他要你什么。

69

一个佛学的彻底觉悟者来做精神分析会很糟糕的,一颗涅磐的心已经远离这个轮回。
一个共产主义的战士来做精神分析会很糟糕的,他会处处看到万恶的私有制社会种植下的各种欲望。
同样一个精神分析者去修行佛学去为共产主义奋斗会困难重重的,价值观中立这一关首先就过不了。
这三个东西差别太大了。
那为什么还说它们是同一个东西呢?
因为本来就没有一个东西。

70

我终于有了一扇窗
当天色转晴
我就会和我的灵魂
一起逃遁

搭上一艘渔轮

混沌的青春
浑身都是斑疹
她带来了一把火和一只花盆
心上刺着花纹
还有下降的体温
天啊,我操,这一切***排得有条不紊
失焦的明天晨光闪耀
是那嘴唇是那种吻
一根针轻轻震动
眼睛破碎

生命就此化作血污

那些忠贞的感情怀孕
在不锈钢锅底
我说在不锈钢锅的锅底
迅速结晶

71

共情理解有时候是很不尊重别人的,感同身受有时候是很不尊重别人的。
“不要说你能够理解我的感受,你不是我,你永远不懂。”
不要突破我和你的界限,不要夺走我的痛苦。你这共情理解的恶魔啊!
――为什么不能让我保持住我这痛苦的尊严?

72
来访者会自动把你当作父母。
如果你很讨厌做父母,你就会讨厌来访者。
讨厌着讨厌着,你就用各种方法把它赶跑了。
如果你很喜欢做父母,你就会喜欢来访者。尤其是喜欢依赖你的来访者。
喜欢着喜欢着你就制造出他对你的依赖。

73

无意识没有主人。
就像大地并不听从国王的号召,臣民的哭泣,就不地震了一样。
无意识也不会听你的话,听来访者的话。
它不是儿童,不是内在小孩,不是上帝,也不是佛陀。
无意识就是无意识。
你最好尊重它,就像你尊重微风、尊重暴雨、尊重黄土、尊重海洋一样。
虽然它并不需要你的尊重。

74
如果你很疲惫,你就处处看到疲惫;
如果你很愤怒,你就处处看到愤怒;
如果你很宁静,你就处处看到宁静;
一切都是你。
如果你很疲惫,你就处处看到闲适;
如果你很愤怒,你就处处看到和谐;
如果你很宁静,你就处处看到躁动;
一切都是你。

75
弗洛伊德派、自我心理学派、克莱因派强调解释的作用,这是在假设:智慧让人解脱。
自体心理学派、客体关系的中间派、人际关系学派强调治疗关系的作用,这是在假设:慈爱让人宁静。
一个人需要宁静,也需要解脱。
分析总是在慈爱和智慧之间摆动。
上述学派强调有为,强调努力,荣格派、拉康派和后期的比昂强调的是无为、自解脱。
分析总是在有为和无为,沉默和说话之间摆动。

76
“我的治疗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这个问题太简单了。
所有276种心理治疗流派,1473种治疗技术。总括起来分为两大类:改变性技术和接受性技术-态度。
如果你现在正在努力地使用改变性技术,下一步你需要做的就是培育接受性态度-技术;
如果你现在正在尽量地接受和理解,下一步你需要做的就是使用改变性技术。
正因为这个问题太简单,所以要一次次地问。
正因为这个问题太简单,所以要一次次地答。
因为没有人可以做到简单。

87

精神分析和精神分析性心理治疗是不一样的,前者类似于整容,后者类似于化妆。
当然你也可以说,整容就是化妆。就像你可以说大悲水就是大淫水,阿弥陀佛就是挑粪工一样。

一,序

《精神分析的态度》这个文本本来我是准备50岁后再开始写的。
那个时候,我在医疗界该混的职称混到了,该拿的学位拿到了,该做的孙子做够了,该赚的钱也赚够了。――“哥哥就可以摇身一变,小人得志,反戈一击。把该骂的骂够,想说的说完,该得罪的小人得罪光!”
但是机缘凑合,当我到达上海,进入“江湖”。突然发现,原来我已经可以不依靠任何系统就活下来。
所以就开始写了――
这个文本是一个交互性文本,它展现的是“文体间性”。
你要注意其间文体的切换,这个文本需要的是“体悟”。
体――你要注意每段文体激发起你的身体反应,然后注意,随着文体切换入另外一段,你的身体反应有何变化。此谓之“体”。
悟――然后你要放下这个文本,开始考虑:什么是身?什么是心?身心关系如何?身心从何而来,归于何处?何以解脱身心之苦痛?此谓之“悟”。
无体之悟世之所谓“妄想”也,无悟之体人之所言“臭腐”也。
分析者通于天道,远离两端,当洁身自持,慎之重之。
当然了,对一个交互性文本来说,内容总是不那么重要的。所以千万不要相信我说的,包括这一段。

88

精神分析属于少数人的活动。
适合做精神分析来访者的人必须:有时间、有修养、有钱、有痛苦。所谓“四有”新人。
适合做精神分析治疗师的人必须:有时间、有修养、有钱、有痛苦。所谓“四有”新人。
一个精神分析场景的发生必然是茫茫人海中一个四有新人遇到了另外一个四有新人。并且被对方打动。
听起来有一点像交朋友、谈恋爱?

89

心理治疗是用来治病的,精神分析是用来预防生病的。
心理治疗是医疗品,精神分析是保健运动。
心理治疗要求你定期参加,就像服药一样;
精神分析要求你长期参加,就像是锻炼一样。
精神分析是一种修养,一种功夫,一种生活方式。就像道家内丹修炼、就像武术太极拳、就像禅宗画画写诗。

90
在心理治疗出现前,中国社会中这些人起到了心理治疗师的作用:医生、教师、族长、巫师、亲属、朋友、妓女、和尚、道士、牧师、神父、思想政治工作者。
所以你所在的城市没有合格的心理治疗师,你就去找这些人:医生、教师、族长、巫师、亲属、朋友、妓女、和尚、道士、牧师、神父、思想政治工作者。
来访者进入治疗室,自然会把你当作医生、教师、族长、巫师、亲属、朋友、妓女、和尚、道士、牧师、神父、思想政治工作者。
你来做治疗师,你肯定会变得像医生、教师、族长、巫师、亲属、朋友、妓女、和尚、道士、牧师、神父、思想政治工作者。
你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像医生、教师、族长、巫师、亲属、朋友、妓女、和尚、道士、牧师、神父、思想政治工作者吗?

91
妓女不仅仅是肉体卖淫那么简单。中国文化有一半是在妓女的协助下创造出来的。
比如说,宋词就是古代知识分子为了和妓女们共同发展出来的。
而在更加古远的时代,宗族中的领导人巫师巫婆往往同时也是妓女。
中国古代有歌妓、舞妓、诗妓,相当于古代的艺术治疗师。
古代妓女们性治疗技术是值得当代性治疗师好好学习的。在有些妓女那里,性交成为其整合身心、通达自性化的途径。吕洞宾就曾经流连妓院,传授内丹修炼之术。
中国古代的文艺界、娱乐界、心理治疗界都有妓女们做出的不可磨灭的但又必然被遗忘的伟大贡献。
妓女是心理治疗师的原型之一。
这个“精神卖淫者”原型的被压抑,恰恰是当今中国的“精神卖淫”从业者们个人素质低下,服务水平低劣的集体无意识原因。
释放你心中的“妓女”吧,朋友们!

92

有个历史学家陈老先生,其史学巨著为《柳如是别传》,那是一个具有伟大人格和青草的妓女的故事。
据说,吴三桂后来起兵反对清廷,和陈圆圆给他出谋划策很有些关系。
金庸的武侠小说中,几乎所有武功高手都是情商低下,沟通能力极差,从来不倾听,不给别人澄清误会的机会就大打出手。这样的人结婚后不演出家庭暴力才奇怪。而韦小宝的共情能力很强,他能够了解到每个人的心思。
韦小宝的共情能力来自他生活的环境――妓院。
当今中国,整个妓女行业的素质和水平几乎滑落到了历史上的最低点,现在妓女,几乎成了“出卖肉体”的同义词。
在这样的背景下,心理咨询/治疗行业的兴起了。
2006年盛夏的一天,某市某心理医院。
一个西服革履、举止高雅的人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他是一个“老鸨”,负责管理某娱乐场所“小姐们”。
他有意提高“小姐们”专业素质和能力,希望她们能够接受心理治疗师们的培训,充满更好地服务客户,满足客户们的心理需求。
院长拒绝了他的要求,中国心理治疗界一次接触自己的根源的机会就此失去,中国妓女界一次复兴的机会就此失去。
很多人为此扼腕叹息。
但是转念一想,拒绝的也有道理:同行相忌嘛。

93
所谓无条件的关爱,来自母性自恋。
儿童对母亲无条件的依赖,无条件信任,在儿童眼中,母亲感到自己的价值被无限放大。对此,母亲的回应就是无条件的爱。
这种无条件的爱出现在大多数母亲怀孕后期或者生产后头三个月,然后随着时间延长逐渐变淡,消失。
孩子是妈妈的百忧解,婴儿总是修补母亲自恋创伤最好的药。在某些时段。
每次看到那些夸大的人本主义信徒,都不禁感慨:这可怜的孩子啊。

94
当你对来访者产生母性的感情。
你离色情性反移情已经不远。
母子关系是所有色情关系的基础和原型。
除了孩子,还有谁可以长时间吸吮母亲的乳房。
更不用说有些母亲是只愿意孩子吸吮自己乳房的。
孩子,有时候是母亲的手淫用品。
而手淫,是自恋在性生活领域的一次暴发。
每次看到理想人本主义者那夸张的治疗,老夫都不禁血脉贲张:看人家这治疗做的咋那么性感呢?

95

人多话少。
这个地球有五十亿人,但是却没有五十亿种语言。
你的神经系统每天发生七千八百万次变化。你却无法表达出七千八百分之一。
那千变万化的世界被语言压缩,被语言转化。
“我爱你!”
“这真好!”
“爽!”
身心被符号所束缚。
理解就是误解,你误以为他理解了你,他也这么认为。
破除对理解的执着和依恋。
朋友,走出来,走出符号界。

96
心理治疗是艺术,是一门语言艺术,如同相声;是一门误解的艺术,如同戏剧。
心理治疗师说的话有多少是真话,多少是谎言?
全部都是谎言。
话就是谎言。
言语道断,真相涌现。

97

人的身心是一个具有自动适应性调节功能的系统。
而各种各样心理障碍的症状是身心在自发调整过程中使用的方法。
心理治疗的目标不是要迅速打消症状,而是利用症状。
一位抑郁者每天最抑郁的时候就会上床躺下,然后就会自责:这是嗜睡啊,这是抑郁症的典型症状啊,我什么时候才会好呢?
心理医生告诉他:明天起,每天下午四点到五点准时上床,躺一个小时。观察自己在想什么。
很多抑郁者并不知道弗洛伊德的躺椅,但是他们最痛苦时都会不约而同地躺下。
只有躺下才能接近无意识。
一个强迫症的来访者,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定时定点主动重复所有的症状。
这些症状是心灵发展出来处理冲突的方法。
不要以为你比无意识聪明,如果有更好地冲突解决方法,就不需要症状了。
如果能够在冲突中从容选择,就不会选择症状。
尊重无意识,尊重症状,尊重疾病。

98
精,就是身体的最高形式。
神,就是心灵的最高形式。
分,就是分解
析,就是辨析。
精神分析就是分解辨析身心各种现象。
而此分解辨析的前提是纯然的观察身心。
精神分析的态度就是,纯然地观察身心的态度。

99
问:精神分析难道不是一场骗局吗?
答:是。
问:那你为什么还要参与这场骗局被骗?
答:在生命的各种骗局中,你总要选择一个。
问:为什么不选择真诚的生活,不选择不要被骗呢?
答:在象征符号界的生活中,并无此选项。
问:照你这么说,那婚姻、家庭、国家、真理、正义、环保、慈善、宗教、艺术也都是骗局了?
答:我没这么说过。这些东西都是真的,值得赞颂的。
问:你自己是不是个骗局?
答:我是,你也是。

100

精神分析的总体方法学基础,也就是精神分析者对待身心各种现象的基本态度,
它有以下两个部分组成:
第一,内观。内观是指对身心现象纯粹的、实事求是的觉知。
第二,慈爱和悲悯。这两者是对精神分析者的道德要求。
虽然所有人都在幻想着一门能够摆脱人类社会道德“束缚”的科学。但是这门学科是不存在人间的,即便最纯粹的物理学、最超脱的宗教也不可避免要纳入道德的视角。
如果精神分析者没有对自身和来访者最基本的慈爱和悲悯,这门手艺就不应该存活于人间。
所以一个精神分析者的生活,就是每天保持不断地内观、不断地培育自己的慈爱心和悲悯心。
通过内观和爱,我们开始对身心苦痛的来源产生领悟,并且产生消除这种苦痛的欲望。如果这个欲望指向个人和家庭,你就走上了精神分析者的道路;如果这个欲望指向社会,你就走上了共产主义者的道理;如果这个欲望指向整个宇宙的根源,你就走上了佛学瑜伽行者之路。

101
所谓神入,或者说共情理解,其实是如此的过程:
第一,来访者存在身心苦痛,他通过言语和非言语行为表达这种痛苦;
第二,(1)治疗师以镜像神经元为基础的“共振性神经系统通路”捕捉到来访者的表达的信息,在治疗师身体内制造出类似来访者的痛苦体验;(2)治疗师通过倾听来访者言语信息,从自己的记忆系统中提取类似痛苦记忆;(3)治疗师把(1)和(2)的体验合成一体,对此体验进行象征符号化。
第三,治疗师把上述象征符号化的体验通过语言表述,并把这种体验指称为来访者的体验。――“你此刻正感觉到……,你希望……”
第四,来访者对治疗师的语言表述表示语言和非言语性的赞同和共鸣。
第五,治疗师把上述1-4的步骤描述为治疗师“神入”了来访者,或者“共情理解”了来访者。
所以,所谓神入或者共情理解,其实是指来访者-治疗师象征符号化的一致性,或者说言语的一致性。

神入或者共情理解的基础是:
(1)所有系统中都普遍存在的共振(共鸣)现象;
(2)双方对此共振(共鸣)信息的象征符号化(语言化);
(3)符号系统的不充足性和一致性追求。符号(语言)少而体验多,符号和体验间总是存在能指-所指的分裂。但是符号系统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人与人之间达成一致(理解)
(4)治疗师和来访者对符号系统内在的追求一致性欲望的合谋性认同。

所以说,所谓理解,就是我们俩共同或者有一方同意,这里说的一些话表明了一个人理解了一个人。
符号系统之所以发明出来,就是为了制造理解和一体感。
所谓理解,就是误解,你误以为你理解了他,他也如此以为。
精神分析的终极目标,不在于理解,而在于了解到误解的无所不在,并且接受这个象征符号界的本质。
精神分析的终极目标,在于放弃对于理解的执著和依恋。
而在达到此目标前,你必须经历无数次的、足够量的“理解”。

102

阿卡汉(Acahan),印度精神分析者,生年不详。
出生后性器官特征不明显,不辨男女。父母弃之于野。后被村中沙门收养,从沙门处学医,成为当地村医。
1950年代后期英国赞助印度各地村医到不列颠进修医学,阿卡汉选修了精神病学。到伦敦塔维斯托克诊所,找到比昂(Bion)为其做个人分析。
阿卡汉和比昂一共进行了77次个人分析,从第7次开始,每次分析两人皆相对无语。
一直到第77次最后一刻,比昂问:“故就此结束?(So this is the end ?)”
阿卡汉说,“所有精神分析之秘密尽在此中。(All the secrets of psycho-analysis are in it .)”
阿卡汉回国后,居住于瓦拉纳西东岸一残垣内。在当地报纸上刊登消息,自称自己在英国完成系统、科学的精神病学培训,是全亚洲屈指可数的几位精神分析师之一。
每次有人找阿卡汉作分析,均须弯腰进入其破洞内。
在一侧盘腿坐下,而阿卡汉则在土屋中央盘腿而坐。
在1-7次初始访谈后,阿卡汉便一言不发,直到结案。
而来访者可以任意。
想在这个土屋内坐多久就多久,后来者只有在外等候。
分析付费则为随心公德制,可以在屋外土罐内放几个卢比,也可以送一只菠萝,或者什么都不给。
有关阿卡汉的分析效果传说不一,有人说他是犹如甘地一般的圣人,也有人说他是个骗子、流浪汉、精神病人。
1980年代末印度卫生部在印度医学界“海归派”的鼓动下,全国开展医师培训注册正规化运动。
瓦拉纳西当地精神病学协会强烈谴责巫师、沙门以及民间行医者。列出一份“游医”名单广为宣传。阿卡汉名列其中。
本来找阿卡汉的人就很少,现在更加是完全绝迹了。此后阿卡汉便靠沿街乞讨为生。

1986年9月13日,黄昏。
一苦行头陀来到瓦拉纳西的恒河岸边结迦趺坐,口中持咒,喃喃有词。
阿卡汉昂首阔步走来,目中无人,入恒河沐浴。
完毕,突然跃起,离地50米。
飞至河面正中空中,大喝一声:“尽在此中!”
后化为一火球,一半蓝色火焰,一半红色火焰,燃烧十数秒后,上升入空中消失不见。

人们发现,那个盘腿的头陀不知道何时也已经不见踪影。
后有人想起,此头陀曾于1979年找阿卡汉做分析。
两人端坐于土墙之中七天七夜,未发一言。

103

儿童成长期间需要一段段的“可供雕琢的关系”。
如孩子拿着一根藤条,一会儿扮演神仙,一会儿扮演解放军,一会儿扮演火车司机或马夫,在儿童的想象中,这根藤条变成了他需要想要变成的任何东西,
而比藤条更重要的是,父母陪伴的玩耍时光,当孩子想要父母变成日本鬼子的时候,父母就变成日本鬼子,孩子想要父母变成船长的时候,父母就变成船长,孩子想要父母变成怪兽的时候,父母就变成怪兽……

这种“可供雕琢的关系”的提供,形成了生命中的一段早期的自恋体验。
这种自恋形成了成人的安全感、自信感、自我价值感的基础。
来访者也会在治疗过程中要求治疗师提供各种各样的“可供雕琢的关系”。
这样他就可以把治疗师变成父母、变成情人、变成同学或者高中数学老师,以供崇拜、爱慕或分享;。变成恶魔,变成淫棍,变成贪得无厌的守财奴,或者能说会道的江湖骗子,以供泄愤、虐待或抛弃。
而治疗师要能够提供一段段可供雕琢的关系,或者更准确说,能够理解和忍耐来访者的一次次雕琢。
忍耐的关键在于,治疗师能够知道自我身份认同的不稳定性。

104

横川平水,日本近代第一位精神分析师,创建了日本精神分析协会。
协会严格按照美国标准要求会员接受每周1周3-5次的精神分析,持续5-7年的个案督导,座谈会。

当时曾经引起东京的很多精神病学家反对,认为东京人生活节奏太快,不可能有这么多时间,横川的回答是,“精神分析本来就是不可能之事。”

1980年代中期协会扩大后,其他精神分析师提出要在日本除东京外各地设立分中心,横川说,“精神分析不是山口组,要全日本都有。除东京外,日本其他城市不可能有进行精神分析的环境。”

有人提出这样会影响精神分析在日本的传播和扩大,横川说,“精神分析本来就是少数人走的道路。你们要传播和扩大的不是精神分析,而是你们自己。”

这是直到如今,日本精神分析仍然只有极少数人的原因。

1990年代后期,国际精神分析协会开始大力在中国开展教学活动,日本精神分析界开始慌乱,有人说,如果我们日本再不发展精神分析,中国就要超过我们了。横川先生说,“对无意识来说,没有什么中国、日本的区别;没有什么我们、你们、他们的区别。”

横川先生自幼习禅,多次说,“禅宗和精神分析是一体两面,就像手心和手背的关系,对大多数人来说,只要这两个东西通晓一个,自然就会了解另外一个。”

其分析风格早年严格按照经典精神分析来进行,1997年退休后,横川建立一禅宗精舍,每有人需要作精神分析,就需要在此精舍居住,每天除分析外,还有坐禅、赏梅、品茶、弈棋等活动。

作分析时,来访者或端坐,或斜躺于榻榻米上,横川盘腿端坐其后,双手结药师印。

拒绝分析者以货币形式付费,但是需要根据接受分析的时间为精舍的建立做义工或者添置物品。

每个季度都会有一本手册,上面注明精舍需要购置的物品和需要劳力的工作,以及这些物品和劳力相当于多少小时的分析费用。以便分析者自行换算。

2008年6月15日,横川先生在东京发表日本精神分析协会年会发表演讲《精神分析的终结》,最后说,“今天讲的是分析的终结,我想这也是我这个老家伙分析生涯终结的时刻了,我已经落后了,诸君讨论的诸多名词闻所未闻,以后站在这里的应该是诸君了。” 当时很多人以为是戏言。

6月15日晚,横川先生回到精舍,告诉厨师,明天早饭少做一个人的。6月16日,人们发现端坐精舍之中往生,气息全无,面色如常,室中充满梅花香味,久久不散。

原文链接

anyShare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之桥网: » <转>精神分析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