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心理之桥网 用心理学架起一座通往心灵的桥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心理动态 stark 407浏览

今天做晚饭的时候,三岁的小儿子和家里的小狗起了冲突,哭着跑过来诉苦。我赶紧关了火,抱起他说“你被吓到了”,他说是的,还是哭得很伤心。平时不善表达的他,小小的身体贴在我胸口,手臂紧紧的缠绕着我的脖子。。。我的心也疼起来。我继续对他说:“小狗不该这样,是很吓人,没关系的,妈妈在这里。”他于是渐渐平静下来。
抱着他的时候,除了满溢的爱和保护,我心里还升起一个强烈的想法:妈妈不能保证你不走弯路,不受伤害,但能给你的最好的礼物,是你受伤后的永远的一个怀抱。
甘地说过: “假如没有自由去犯错,这样的自由不值得拥有。
我在咨询时,时常遇到举步不前,怕出错,怕不完美的客人,经常伴随的,还有茫然,无方向感和没有存在感。他们常常忧郁,焦虑,看不到自己价值和人生意义。高三的好学生忽然整月整月的旷课,觉得未来一片昏暗;事业成功人士在无名的压力下无法喘息,彻夜难眠;大学生屡屡辍学,换专业,还是像漂流在大海上的小舟,找不到方向。
以我的经验,这种类型的咨客中国人远远高出西方人。原因可能有三点。
第一, 独生子女政策下,独子和独女成为父母希望和生活意义的中心,孩子在享用这种爱,关注,和物质资源的同时,也承受着实现父母期望的强大压力。心理学教授,咨询师陈默把他们比作是关在特殊笼子里的老鼠,如果是每次踩按钮都有食物进来,小老鼠会乐于这么做,如果每次踩按钮都会被电击,老鼠会学会避免。现代独生子女的环境的特殊性在于电击和食物是穿插进行的,老鼠不知道该踩还是不踩,于是会在笼子里, 用她的原话说,“纠结死”。
第二, 中国传统文化里的个体分化(differentiation)比较弱。在婴儿初期,孩子在生理和心理上完全依赖母亲,以为自己是母亲的延伸。到了一岁以后,才逐渐有了自我意识 – 原来自己是在母亲之外存在的。如果父母(比如怕孩子离开我, 不需要我,不听我的话)或者社会大环境(比如孝顺的文化和社会压力)有意识或无意识地阻碍了这种个体分化,孩子,或者他们成人后, 也常会经历上述的心理挣扎。
第三, 中国文化里的“比较”“竞争”和“体面”推动了巨大的追求成功的社会压力。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孩子从小就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成人后更是背负重负。这种只看重成功,不看重过程和个体体验的心态,也是形成上述问题的重要原因。
一个朋友,女儿(化名小妹)和我两个儿子去同一间蒙氏幼儿园。有一次和老师闲聊,讲到培养孩子的独立性,老师忽然示意我注意站在教室里的小妹 。 蒙氏的教育,是让小朋友自己选择感兴趣的活动,比如拼图,数字,字母, 生活技巧等等,然后独立完成, 意在培养孩子的自由选择,独立,求知欲和探索精神。而此时的小妹,小手紧张地握在身前,不知所措地游移着。老师说,这是她父母过度保护的结果。
最近去度假,我邀请朋友一家一起共度一天一夜。他们全副武装,治疗各种疾病的药品箱,给四岁半小妹专用的便厕垫,电暖器和特殊的电源装置,确保室温21度恒温。小妹如厕必须妈妈陪同,入睡也要妈妈在身边。有几次我提出看孩子,好让他们夫妇去海边走走,他们犹豫地请示女儿,回答“不要”,紧张的表情立刻放松下来,对我说不必了。
朋友的女儿,每隔几分钟就会被告诫“小妹!不要一个人下楼梯!”“小妹! 不要爬沙发!”“小妹!不要跑!”“小妹!不要脱袜子!”“小妹!安静!” “小妹!……” 以至于每次听到 “小妹”从朋友口中讲出来,我也不由浑身紧张。小妹是非常温柔顺服的孩子,极少和父母以外的大人讲话,和我儿子的互动也很被动。我从心底同情她,为她担忧。每次父母的纠正或限制,虽然初衷都是爱和保护,但却剥夺了孩子去探索,去发现自我,实现自我的权利和机会,也许短期内他们会少受伤,少犯错,但长远的看,他们可能会更脆弱和不堪一击,惧怕失败,焦虑,自我迷失。这样的爱,其实是短视和自私的。
作为父母的我们,如果爱孩子,请给他们去探险,去跌倒的自由。

作者简介:

Babygaze是新西兰历史最悠久的Home and Family的心理咨询师,有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的心理荣誉学士学位和心理咨询硕士学位。致力于为咨客提供视频咨询。

联系方式:sherryzhang3@gmail.com

anyShare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之桥网: »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